【新民晚报】上海滩上的金童玉女们——陈睿印象

财经媒体在谈到B站掌门人陈睿时,用得比较多的是一个网络热词:佛系。

佛系这个词之所以会在网上流行,我想可能是年轻人对生存压力山大、世界变化太快的无奈自嘲:我无欲则刚,我与世无争;也可能是因为切合了时下宅男宅女们的心态:大门一关,世上纷争与我何干。但财经媒体从这个语义上来形容陈睿,我是怀疑的。佛系之人,怎能办好一家面向Z世代的互联网企业?

在论坛、会议上观察陈睿,确实是有几分“佛系”的味道。陈睿从小在成都长大,受着成都这座城市安然闲适生活的浸润,身上确实散发出一种由内而外、浑然天成的乐观,眼睛里没有创业者熬夜的血丝,射出来的光是平和的,讲话的语气语调是从容不迫的,风轻云淡,对于业界的种种议论,往往一笑了之。

走近陈睿,跟他见面,跟他深谈,不知怎的,我脑海中浮现出周星驰的电影画面。看过周的电影《功夫》和《西游降魔篇》的人,都会对结尾处从天而降的一招“如来神掌”印象深刻。什么是“佛”?与世无争、自得其所,是“佛系”的表象,表象掩盖下的,则是大智慧、大神通、大法力。这么说陈睿也许是吹捧,但陈作为B站的掌门人,确有不平凡的一面,从“佛系”流行语的语境看,他是“另类佛系”。

就像唐三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只有历劫而生,方能成佛。“神通”、“法力”,只能在历劫中炼就。当陈睿跟我谈他过去经历时,我理解了陈的“历劫”。陈睿是78年生的,28岁成为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32岁联合创办猎豹移动,33岁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B站。在猎豹移动上市前,陈睿放弃了九位数期权,来到50人不到、甚至连公司都算不上的B站当董事长,这有点仙侠小说中“转世重修”的味道。来B站后,据他说,拼命工作,忙碌时每天睡三四个小时,六年内把公司扩张到5000人。现在陈睿依然有很强的危机感,“每天早晨醒来都觉得公司会倒闭”,连微信签名都是“俄罗斯方块告诉我们,犯下的错误会累积,获得的成功会消失”。

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一个70后的创业者能够捣鼓出90后、00后追捧的产品。我拿这个问题问他,他没有给我满意的答案,可能这个问题也没有解析式的答案。但我从与他的交谈中,从他办公室摆放的卡通玩偶中,从他身边工作人员染成亮黄色的头发中,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一种“包容性”。在这个快速变化的社会,每隔3-5年就是兴趣爱好上的一代人。作为一名70后,居然和那么多90后、00后打成一片、亲密无间。解读其中的密码,可能要套用一首歌的歌词:陈睿“幸福着他们的幸福,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忧伤着他们的忧伤”。“佛”是最包容的,从这一点上讲陈睿“佛系”,倒也恰当。

发在本公众号的文章不做广告。但笔者作为魔都小哨兵的一员,有些话还是要讲。包容历来是魔都的鲜明城市品格,陈睿讲,当年自己是凭直觉把B站从杭州迁到了上海,当时看好像是“逆行”,但现在看来,这一选择无疑有先见之明。毫无疑问,魔都开放、创新、包容的城市品格为Z世代和二次元文化提供了最宽松的空间、最肥沃的土壤。

道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愿陈睿和B站在魔都早日“修成正果”。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