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有模有样 | 国际艺术品市场进入“上海时间”

为期一个月的第二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将于10月15日在徐汇滨江举行。

交易月打出的口号是——“全球艺场,上海时间”

投资界有句行话,叫“盛世古董,乱世黄金”。作为高净值群体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途径,古董、字画等艺术品交易近年来持续走高。瑞银发布的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过去十年间,全球艺术品交易成交总额增加了62%,2019年单年交易量达641亿美元,美、英、中包揽80%以上份额,中国占18%。可以说,不管是在世界还是中国,艺术品交易早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买卖”。

艺术品市场

——国际顶级城市的“标配”

艺术品交易不同于一般贸易,一头是“顶尖财富”,一头是“顶流艺术”,既是聚集资金、催生财富的“造富机器”,更是刺激带动区域艺术繁荣、扩大文化影响的“催化剂”。

从历史上看,早在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巴黎、意大利佛罗伦萨等城市就拥有极为成熟的艺术品交易市场,造就了欧洲艺术史上的辉煌。法国大革命后,拿破仑政府通过立法进一步明确艺术品交易规则,使巴黎迅速成为欧洲艺术交易市场和古董拍卖中心。上世纪60年代,随着世界经济体系的重构,艺术品交易中心逐步转移至伦敦、纽约等新经济中心。可以说,艺术品交易是国际顶级城市王冠上最为璀璨的宝石,彰显着这座城市的实力、地位和品味。

纵观全球,国际大都市都拥有元老级艺术品殿堂。比如,纽约苏荷区被誉为“艺术家的天堂”,是集居住、商业和艺术为一体的文化社区;沿着泰晤士河岸的伦敦南岸艺术区,以现代艺术为标志,堪称伦敦最富盛名的艺术聚集区;香港自2013年开始举办“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成为名副其实的“亚洲艺术交易中心”。

(伦敦南岸艺术区)

上海——全球艺术品交易的“新宠”

上江入海方为上海。

上海背靠长江水,面向太平洋,长期领中国开放风气之先。在艺术品交易领域,上海同样是先行者。早在1993年,上海的朵云轩敲响了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艺术品专业拍卖会的第一锤,自此上海艺术品交易市场便一直领跑全国。

  (拥有120年历史的朵云轩)

上海是天生的艺术之都。聚八面风、迎南北客的海纳百川,唱四方歌、行江海路的有容乃大,造就了既熔铸东西、又为我所用的“海派文化”,成为中国近代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尤其是在绘画领域,一批书画界宗师寓居上海,比如虚谷、任颐(伯年)、吴昌硕等,形成“海上画派”。因此,上海成为中国近代绘画艺术中心,引领全国艺术风尚,也在全球艺术品交易市场赢取一席之地。

艺术品交易很“昂贵”,也很“娇贵”,对环境要求极高。要成为艺术品交易的“新宠”,不仅取决于城市自身在全国甚至全球艺术版图中的地位,更需要资本、法律、机遇等多方因素的“竞合”。而在这些方面,上海优势明显。从城市能级看,上海在全球城市排名已跃升至第5;从法律环境看,法治已成为上海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从发展机遇看,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上海与全国一样,可谓“风景这边独好”,为各路资本所青睐。可以说,在吸引全球资源资本、打造一流艺术品交易市场上,上海正当其时。

(“海上画派”代表之一任伯年作品)

 国际艺术品交易月

——共享全球艺术的“盛宴”

有机遇,更要有舞台。徐汇滨江,作为上海城市“新贵”,有着绝佳的滨江自然景色和人文环境,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平台就扎根于此。

2019年,首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启动,实现了人无我有的历史突破。交易月初战告捷,各项艺术品展示、展销、拍卖带动的海外艺术品进关货值累计突破 100亿元。今年,第二届交易月将吸引苏富比、佳士得等知名国际秋季拍卖活动“移师”上海,升级换代“艺术品智慧展示及交易平台”,全新打造“西岸艺岛ART Tower”,一举打出全球艺术品交易的上海时间、上海地标、上海平台。

当然,上海在向国际艺术品市场提供更多交易机会的同时,也充分激发了本土艺术品牌活力。可以期待,在这座物阜民丰、流光溢彩的繁华都市,艺术品必将更好地与金融、与互联网、与创新、与科技等“合璧联姻”,创造出艺术品交易的又一个春天!

(“西岸艺岛ART T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