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大湾区营商景气指数”发布: 企业营商信心大增 这五大行业势头劲

今年二季度“大湾区营商景气指数”报告近日发布,数据持续向好。日前,香港贸发局主席林建岳博士表示,企业普遍对香港的营商环境具有信心。“从我接触到本港商界包括在港经营的国际企业得知,他们对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非常感兴趣,并认为香港是进入大湾区的最佳切入点”。

二季度大湾区营商指数反映积极

7月初,渣打银行与香港贸易发展局发布今年二季度“大湾区营商景气指数”报告。该报告以抽样形式对来自大湾区11个城市、“制造和贸易”“零售和批发”“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创新与技术”5个主要行业的1000多家企业进行季度调查并编制出“大湾区营商景气指数(GBAI)”,以了解大湾区企业对当前经营信心以及下一季度营商环境的展望。报告指数高于50为态度乐观,低于50为态度悲观。

报告显示,二季度营商信心进一步改善,GBAI的经营活动指数自一年前GBAI创立以来,始终保持上升趋势,从2021年第一季度的53.0上升至第二季度的58.7,与中性指数50差距进一步拉大。此外,反映企业对下一季度营商展望的“预期”指数为59.3,较为乐观。在经营指数当中,“生产/销售”“新订单”“产能利用率”“原料存货”“成品/服务价格”“利润”等6个子指数均有不同幅度的涨幅,子指数“固定资产投资”基本与一季度持平。

不过,子指数“融资规模”有所下降。对此,香港贸发局研究总监关家明表示,融资规模指标的下降可以从两方面理解:有可能是企业融资难度有所增加;也有可能出现企业资金流动性增强,不需要较大规模的融资。“这个特征在我们报告的信用指数中亦有所佐证。一方面,‘银行融资成本’与‘非银行融资成本’指标均有所转差,这与市场的反馈相一致。随着经济持续向好,对资金需求量增大将导致融资成本的上升;而另一方面,企业‘盈余现金’和‘应收账款周转率’两项指标大幅度转好,说明企业资金比较充足”。

5个行业的经营指数均在50以上

报告显示,在行业方面,与今年一季度仅有“制造和贸易”单一指标表现较好相比,二季度大湾区内“制造和贸易”“零售和批发”“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创新与技术”5个行业的经营指数均在50以上,反映出经济增长动力的全方位强劲。

从城市来看,大湾区内城市均表现强劲,比如以制造业为主的佛山、东莞,专业服务水平和科创能力较强的广州、深圳等,城市经营指数均在54.7至65.9之间。其中,佛山和东莞升幅强劲,经营指数从一季度的49.2、52.6上升至二季度的65.9、60.7。报告指出,两者佛山和东莞的表现改善可能受全球复苏形势的影响,因为它们与大湾区出口部门的广泛供应链紧密结合,是大湾区出口的核心部分。广州与深圳两大核心城市同样表现亮眼,特别是在今年二季度“创新与技术”“金融服务”等行业回暖明显。

自去年四季度以来,香港城市经营指数持续上升,并首次突破40。香港经营预期指数亦在快速回升,超过中性值50。关家明表示,香港金融业比较发达,所以信用状况依然良好。“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以外向型经济为主。”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师刘健恒表示,随着未来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人员跨境流动逐步恢复,香港的营商状况将有较大复苏。

香港是国际企业进入大湾区的最佳切入点

众所周知,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在IPO规模、金融中心指数等指标上一直名列前茅。同时,香港亦是作为唯一与内地紧密相连的金融中心,具有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不可比拟的优势。今年6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报告也再次肯定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具备稳健强韧的金融体系、稳健的宏观经济及审慎政策,以及强而有力的监管机制。

无论是营商数据还是外界的评价,都对香港营商环境以及发展潜力表现出一致认可。香港贸发局主席林建岳博士近日表示,“从我接触到本港商界包括在港经营的国际企业得知,他们对大湾区发展非常感兴趣,并认为香港是进入大湾区的最佳切入点。”

林建岳指出,香港作为国际商业枢纽,其基础优势仍然保持不变,包括便利的营商环境、汇聚国际专才,并奉行自由经济,同时具备廉洁的社会以及资金、货物、人才、信息自由流通的优点。他深信,国际投资者及商界对香港作为全球双向投资和贸易平台的角色仍然充满信心。

关注——

参与国家“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将为香港提供新机遇

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的专题调查结果显示,预计未来三年将有更多的受访者将在大湾区11个城市内拓展业务,预示着粤港澳大湾区区域一体化进一步发展。其中,深圳和东莞受欢迎程度领跑核心城市和较大城市,而珠海遥遥领先于其余城市。推动众多受访者未来在大湾区城市拓展业务的三大因素,是人才库的质量和流动性、基础设施和运输连通性、人口和消费能力。据了解,劳动力素质和人才可用性长期以来一直是受访者的优先考虑因素,该因素也是唯一在所有五个行业类别中同时排在前三的选项。

特别是,近一半的技术受访者将人才可用性排在首位,这使得人才可用性成为大湾区创新愿景的关键长期驱动因素。对于制造商而言,基础设施是首要因素;而零售商和专业服务提供商将人口规模作为优先考虑因素。有趣的是,金融开放和能力因素仅排在“金融服务”行业的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政策优惠和激励”因素。

从行业来看,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三年,“创新和技术”“金融服务”和“专业服务”行业受访者主要集中在深圳、广州和香港,东莞则颇受科技公司青睐。澳门在零售和批发行业受访者中有相对优势,而珠海则成为新兴的专业服务公司聚集地。相比之下,制造商的地理分布最为多样化。

“香港十分看重与全球之间的连接。一直以来,香港的基本营商环境变动不大,其最大的特色即‘来去自由’,包括资金、人才、货物等方方面面。同时,香港为所有参与者营造了公平竞争的环境。”关家明向南都记者表示,但在“逆全球化”趋势的影响下,香港自由公平的基本生态受到一定冲击,部分国家限制贸易、人才等领域的往来和流动。他认为,香港参与国家“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推动内循环与外循环相结合,将为香港提供新机遇。(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