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史海钩沉 | 苏台德地区是如何归入德国的?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之一,苏台德事件在史书上可谓是大书特书。在希特勒欲吞并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时,英法的绥靖政策是大显神威,背着捷克斯洛伐克就把这苏台德地区给了德国,以换取短暂的和平。倒霉的捷克斯洛伐克不仅丢了苏台德区,甚至日后还被德国彻底占领。可这不由得让人怀疑起来,捷克斯洛伐克好歹也算是英法的盟友,本身也承担对德国的遏制作用,怎么突然就被出卖了?

苏台德地区的问题

苏台德地区原是奥匈帝国的土地,捷克斯洛伐克在1918年10月末从四分五裂的奥匈帝国中独立后,立刻在11月占领了苏台德地区。而根据当时协约国在奥匈帝国解体时搞出来的《圣日耳曼条约》,苏台德地区是完全归属于捷克斯洛伐克了。

对于捷克斯洛伐克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苏台德地区的原本就是奥匈帝国的重工业基地,其工业产能十分雄厚,有了苏台德地区的帮助,捷克斯洛伐克完全可能成为欧洲的强国。

可是当地有三百多万德意志民族,这三百多万人从心理上有极大的落差,毕竟他们从之前的主体民族被贬为了二等民族,这换谁估计都没法接受了,更别提是心高气傲的德意志民族了。

而且别看现在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在那里修改史书,大搞春秋笔法,说自己多么优待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民族,实际上他们当年采取的可是不公平对待。德裔公民当年在就业、薪资待遇、社会福利等多个方面都受到不平等待遇,甚至还被捷克斯洛伐克人抢夺土地。

孟子有言:“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苏台德地区的德裔采取的就是这个策略。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苏台德地区的独立运动的浪潮就没有停止过,尤其是在大萧条爆发之后,德裔公民的失业人口在1933年高达73.8万人,这进一步加强了德裔的独立倾向,并且希望能够和德国合并。

理由是此时希特勒已经掌握了德国的权力宝座,他的“大日耳曼理论”在苏台德地区也颇有民心,苏台德地区的德裔公民无疑都视希特勒为救星,

也就是在1933年,苏台德地区的“苏台德·德国人党”开始加紧活动,有关于分离主义的言论不断出现。而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此虽然有所危机感,但采取的政策却完全基于民族主义,不仅对当地德裔公民进行镇压,其总统爱德华·贝奈斯甚至还公然说出:解决民族矛盾的妥善办法,就是逐步迁走所有的德裔人口。

这样的混账话,显然无助于解决苏台德地区德裔公民的分离主义倾向,反而是给了德国介入苏台德地区的借口。

希特勒的介入

在1938年3月12日德奥合并之后,希特勒在3月28日召见了“苏台德·德国人党”的党魁康拉德·亨莱因,要求他向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提出一份有关于民族问题的要求,这些要求包括有苏台德地区高度自治,地区政府拥有高度自主权,且地区政府和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享有平等权利,并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1918年开始对苏台德地区德裔采取的不平等政策进行赔偿等等。

这个要求任何政府都不可能同意,希特勒自己都很清楚这一点,他对此评价为:“我们向捷克人索要的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们无法满足我们的要求。”那既然不可能得到满足,为什么希特勒还要提呢?

很简单,他需要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苏台德地区的德裔进行镇压,事情闹得越大越好,那样他才有机会名正言顺地介入苏台德地区,提出索要苏台德地区的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明显被激怒了,不仅驳回了“苏台德·德国人党”的要求,还对其集会加以镇压。

这一情况迅速造成了苏台德地区的动荡,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和苏台德地区德裔公民的矛盾开始白热化,德国方面也发布声明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停止迫害他们的德意志同胞,并敦促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顺应”苏台德地区德裔公民的要求,否则德国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德国方面的声明被捷克斯洛伐克拒绝,英法则发现苏台德地区成为了一个火药桶,随时都可能点炸一场新的世界大战,而这一结果是英法两国所不能承担的。

法国政府有意要支持捷克斯洛伐克,因为他们在此前曾和捷克斯洛伐克达成互助条约,现在理应出兵保护捷克斯洛伐克。但是,在法国总理达拉第出访英国时,英国首相张伯伦却表示英国不会支持捷克斯洛伐克,原因是张伯伦认为希特勒只是为了帮助同胞,要的是民族自决而非是征服。

另一方面,张伯伦也劝谏达拉第不要让法国参与其中,因为那样会引发一场世界大战。达拉第深知法国不可能独自保护捷克斯洛伐克,于是便和张伯伦联合起来,试图让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和苏台德地区达成最大限度的和解。

复杂的局势

张伯伦和达拉第所谓的和解,不过是让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接受德国的要求,并在1938年5月7日通过通过驻布拉格的英法公使向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转达了这一提议。

英法或许觉得这样可以避免危机,但计划总是不如变化来得有效,康拉德·亨莱因在5月9日宣称谈判已经破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苏台德地区进行了镇压,并有出现流血事件。德国方面也对此大肆宣扬,而且德国政府开始秘密调动部队集结在边境,似乎随时都可能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战争的威胁自1914年后再一次笼罩了欧洲,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也开始在边境集结军力,并采取了局部动员措施来应对德国的威胁,英法方面对此惶恐而不安,而苏联则对此事抱有莫大的兴趣。

苏联对德国的行为进行谴责,因为苏联和捷克斯洛伐克也有同盟条约,他们显然有介入冲突的可能。这种复杂的情况导致德国陆军内部对于进攻捷克斯洛伐克出现了反对声音,希特勒不得不暂缓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计划,并转而采取威慑策略。

德国方面提心吊胆,生怕英法会组织联军对德国采取军事行动,但英法两国其实也吓了个半死。张伯伦虽然让英国军队进行了局部的动员,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任何反应,法国方面更是只有口头声援。

而德国方面也明白了英法的色厉内荏,遂在8月里组织了数十万大军进行实战演习,以此炫耀他的军力。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为此倍感压力,其总理贝奈斯在9月5日会见了“苏台德·德国人党”的领袖人物,表示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愿意接受其一切要求。

贝奈斯的屈服是希特勒始料未及的,因为他似乎没有理由拒绝谈判了,可他随即要求康拉德以捷克斯洛伐克警察有过激行为为借口,中断了和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一切谈判。局势的急转直下让张伯伦在9月15日乘坐飞机抵达柏林——此前他从不坐飞机——在和希特勒的谈判中,张伯伦做出了支持德国的保证。

9月18日,英法两国外长在伦敦举行会议,确立了“苏台德地区凡是居民中德裔超过50%的地区,都应归属于德国”的方针。这意味着,捷克斯洛伐克已经失去了它的外部支持。

慕尼黑会议

英法作出的决议明显偏袒德国,但是希特勒的胃口却远不止如此,他在9月22日和张伯伦的新一轮谈判中表示,德国必须武装占领苏台德地区,苏台德地区之外的德裔居住地也将归属于德国,而那些波兰人和匈牙利人居住的区域,也理应归属于波兰和匈牙利两国。

希特勒这可谓是大打利益牌,让波兰和匈牙利两国转而站到德国一边。而波兰和匈牙利本就与捷克斯洛伐克素有仇怨,此刻更是站到了德国一边。

为了能够帮助德国而顺利获得土地,波兰对英法发出了警报,声称苏联军队已经在边境集结,随时都可能为了支援捷克斯洛伐克而采取军事行动,强行从波兰的国土上打开一条通往捷克斯洛伐克的道路。

匈牙利也频频告急,声称他们发现罗马尼亚和苏联的边境上也有苏军出没,似乎随时都可能发动进攻。这一情况吓坏了英法两国,因为相比于纳粹统治下的德国,他们更为惧怕来自苏联这头红色巨熊。

这些警报当然都是虚假的,因为苏军根本就没有进行动员,可是英法并不知道这些情况,反而是为了防止遭到进攻而加紧和德国进行磋商。

而希特勒则在9月26日开始了新的表演,他先是在演讲里叫嚣要进攻捷克斯洛伐克,次日又给张伯伦发去电报,希望张伯伦能够斡旋德国和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的谈判,使捷克斯洛伐克恢复理智而不是发疯。

张伯伦将此电报视为避免战争的稻草,遂在9月29日拉上法国总理达拉第,二人皆乘坐飞机抵达慕尼黑,与希特勒就苏台德问题进行磋商。

9月29日,慕尼黑会议正式召开,除去德国元首希特勒、法国总理达拉第、英国首相张伯伦之外,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也来到了慕尼黑。这次会谈其实没有别的什么,不过决定把苏台德地区割让给德国罢了。

按照四国在9月30日签署的《慕尼黑》协定,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必须在10月1日开始的十天内,将苏台德地区完整地割让给德国。整个事情最为讽刺的一点在于,捷克斯洛伐克的代表就在隔壁房间,却没有参与谈判的资格,只在事后被告知了这一结果。

结语

英法德意四国联手对捷克斯洛伐克施压,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只能委曲求全,将苏台德地区割让给了德国。而希特勒则信誓旦旦地对英国首相张伯伦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提出领土要求。张伯伦信以为真,回到英国后就挥舞《慕尼黑协定》说他带来了一代人的和平。但张伯伦不知道的是,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不仅捷克斯洛伐克全境被德国占领,波兰也是在劫难逃,甚至于是英法也不得不面对另一场世界大战。

参考文献:《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第三帝国的兴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