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 】时事评论 | 捷克新政府成立,反华是大概率事件

12月17日,捷克新一届政府内阁正式建立。而这个由5个政党组成的大杂烩式政府,一上来就摆明了反华的态度。

捷克共和国与德国、奥地利、波兰、斯洛伐克四国接壤,国土面积7.8万平方公里,人口1100万,是一个典型的中欧内陆小国。在历史上,捷克首都布拉格曾一度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中心,后成为奥匈帝国的一部分。奥匈帝国瓦解后,捷克与斯洛伐克合并,二战后加入华约阵营,成为苏联在东欧的众多盟友之一。

但在1968年,捷共第一书记杜布切克发起布拉格之春改革,结果却招致苏联悍然发动的武装干涉。虽然这场武装干涉成功将捷克斯洛伐克留在华约阵营内,但却让捷克斯洛伐克民众对苏联彻底失去信心。到苏联解体前夕的东欧剧变中,捷克斯洛伐克成为最早脱离苏联控制的前华约成员国。1993年,捷克与斯洛伐克和平分家。

这样的历史让捷克政坛具有以下几个鲜明特色:政党众多、政治内斗剧烈,同时右翼和民族主义政党远比左翼政党受欢迎。

而这些鲜明特色在本届捷克政府身上就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捷克目前的政体是议会制政体,在今年10月举行的众议院大选中,公民民主党与基督教民主联盟-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传统、责任、繁荣”党组成“在一起”政党联盟,成功拿下大选得票数第一名。

但即使是第一名,其得票数也未达到单独组阁的要求,因此“在一起”联盟必须与排名第二的“ANO 2011运动党”和第三名的“海盗与城市”联盟共同组阁,成为世所罕见的由5个政党共同组阁的政府。

捷克政坛如此“百花齐放”,即使是在欧洲也实属罕见,而这种历史原因造成的对东方阵营和红色价值观的恐惧,也让这些五花八门的捷克政党在对华态度上大都带有反华倾向:

公民民主党,其前身就是在1989年推翻捷共、带领捷克脱离华约的“公民论坛”。在政治立场上,该党属于典型的右翼保守政党,推崇西式民主与自由价值观,主张彻底的私有化和市场经济,坚决反对马列主义,因此也成为捷克政坛中反华情绪最强的政党。

基督教民主联盟-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成立于1918年,是现在所有捷克政党中最老牌的一个政党。其强调基督教传统,于1989年脱离捷共控制后,又将“非社会主义”设立为自己的新标签,自称为中右翼政党,对中国的态度同样不太友好;

“传统、责任、繁荣”党,又名TOP09党。其成立于2009年,崇尚民主主义和保守主义,反对民粹主义,也是一个典型的自由派中右翼政党,也同样对中国没有什么好感;

ANO 2011运动党,又名“不满公民运动”党。其于2011年由捷克亿万富豪巴比什创立,宣称要改变捷克政治腐败、政局不稳的现状,同时反欧盟、反欧元、反难民,是一个典型的民粹主义政党,对华态度自然可想而知。

“海盗与城市”联盟,又名市长与独立者联盟运动,其成立于2004年,党员大多为捷克各地的市、镇长和IT精英,主张信息自由、和公民直选各级政府管理机构,具有鲜明的反传统与反民粹主义色彩。

因此在对中国的态度上,该联盟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在去年9月,该党重要成员、布拉克市长贺瑞普就公开声称捷克政府的“一中政策”与一中原则不同,政策“具有弹性”,捷克“有自己诠释的权力”。同时还单方面终止了布拉克市与北京市的友好城市关系,转而与台北缔结为姐妹城市。

除此之外,经济上对西方世界的严重依赖也成为捷克政坛普遍反华的主要因素之一。

2019年,捷克GDP为2461亿美元,货物进出口总额为3750亿美元。而这些进出口贸易的80%都发生在欧盟内部,其出口目的地前三位分别是德国、斯洛伐克和波兰,进口对象国前三位分别是德国、波兰和荷兰;在欧盟之外,捷克最大出口目的地则是美国。

与之相比,同年中捷双边货物进出口总额仅有189亿美元,其中对华出口仅24亿美元,连捷克出口目的地国排名的前十五都没排上。

到2020年,捷克经济遭受新冠疫情重创,GDP同比下降5.6%,在这种背景下,捷克自然更加重视与德国这些传统贸易对象的关系。而如果能通过疏远在经贸上本就可有可无的中国来博取这些西方传统贸易对象的好感,乃至从欧盟手中争取一些经济优惠补贴措施,那捷克人当然更是求之不得。

由此我们自然不难理解,这些“百花齐放”、立场不同,但在对华立场上都清一色持反对态度的自由派右翼政党为何能够在2021年的大选中集体获得民众支持了。

需要注意的是,ANO2011运动党曾是2017年捷克选举的最大赢家,身为党主席的巴比什本人也因此当选上一任捷克总理,被外界戏称为“捷克特朗普”。在这位“捷克特朗普”上台后,虽然从一名商人务实的角度出发,巴比什并未对捷中关系进行过太多苛责,基本属于对华友好范畴,但指望靠民粹主义起家的他能像总统泽曼那样公开亲华,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在巴比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下,其它诸如公民民主党这样旗帜鲜明反华的政党才拥有了打着政府名义反华的操作空间:

去年9月,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奇执意率团访问台湾,公然支持“台独”分子,招致各方抨击,而维特奇所属政党就是这个公民民主党;在这之后,该党党主席菲亚拉还打算步维特奇后尘访问台湾,只不过因为新冠疫情才最终作罢。

从目前的组阁名单来看,菲亚拉已经确认出任新一届捷克总理。所以如今在其率领下,在经济利益、地缘政治、价值观取向上都达成反华一致的捷克政坛将会把中捷关系推向一个如何糟糕的境地,确实不容乐观。

但反过来说,在见识过美国的群魔乱舞之后,对于这类被美国带动起来的欧洲小国一个跟着一个反华的趋势,我们其实早有心理准备,这也正是在立陶宛这个小国第一个采取反华行动后,我国能迅速、坚决的做出反制措施的原因。

而我们也欣喜的看到,我国这种迅速、坚决的反制也确实起到了其应该起到的效果。所以面对早已严阵以待、且也已经在立陶宛人身上积累了反制成功经验的中国,捷克人这波姗姗来迟的反华潮,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上一任捷克总理巴比什是务实的,我们也衷心希望,眼下的菲亚拉能从自己的前任身上学到这个最大的优点。

作者: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刘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