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当美国的奶粉危机遭遇了中期选举年……

谁能想到,娃娃们喝的配方奶粉竟然和“国防”扯上了关系。

当美国遭遇中期选举年,这般魔幻的景象便成了现实。

为了尽快解决国内的奶粉危机,拜登拼了,不仅动用了战时工具《国防生产法》,要求婴儿配方奶粉增产,甚至还准备出动国防部的军用承包机“海淘”。

但这么做依旧堵不住共和党的嘴。

图说:马里兰州一家超市的婴儿配方奶粉货架上空空荡荡。图源:法新社

有钱也买不到奶粉

最近一年来,美国的家长们越发觉得养不起娃了。

在网购平台eBay上,一罐配方奶粉要卖上120美元。

眼瞅着家里两个女儿,大的3岁,小的才6个月大,正是喝奶的年纪,35岁阿什利·埃尔南德斯愁得很。

好不容易,埃尔南德斯找到一个卖家,一罐配方奶粉卖40美元,但10罐起卖。她赶忙给卖家发消息:“我有两个孩子,今天就可以下单,付现金。”

住在阿拉巴马州的嘉利·弗莱明的女儿伦尼克斯3个月大。她曾一度想母乳喂养,但奶水不足。弗莱明试过不同的婴儿配方奶粉,但伦尼克斯对9款有严重的过敏反应,唯一能接受的是1款低过敏性的配方奶粉。

可现在,这款配方奶粉哪里都买不到。弗莱明甚至打电话给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的药店、商店,并在网上发帖求助,最后好不容易在纽约的一个配方奶粉仓库里找到了4个小罐头,花了她245美元,只够伦尼克斯喝上两周。

为了让女儿喝久一点,弗莱明每次给娃冲奶粉,都会少放半勺。

由于供应链和人手问题,美国的婴儿配方奶粉短缺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月。而今年2月,4名婴儿因为食用了雅培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工厂生产的EleCare等3款奶粉后感染克罗诺杆菌和新港沙门氏菌,这家美国最大的奶粉供应商宣布召回问题奶粉,并勒令涉事工厂停产,加剧了美国的“奶粉荒”。

大型零售商几乎无货可售,即便有也会限量购买。而私人卖家则在哄抬价格,一罐奶粉卖出平时两三倍的价格再正常不过。

政府助长垄断局面

“这是一场噩梦。”埃尔南德斯感慨道。

而对于总统拜登和民主党来说,无疑也是一场“噩梦”。

根据美国媒体的分析,除了供应链、人手问题以及雅培召回的因素,这场奶粉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政府自己造成的。

美国农业部的妇女、婴儿和儿童特殊补充营养计划(WIC),为本国的配方奶粉生产商营造了垄断市场的氛围。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在美国市场上销售的配方奶粉中,约有一半是由各州与某家配方奶粉生产商通过WIC签订了独家合同后上架的。不仅超市乐于为所在州签了WIC合同的配方奶粉留货架,儿科医生也成了这些配方奶粉的“推销员”。

而高达17.5%的关税,以及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就婴儿配方奶粉的标签和成分设置的监管壁垒,更是限制了进口。美赞成、雀巢、百利高以及占据近一半市场的雅培控制着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约90%的市场份额,且它们的生产都集中在几个大型工厂。只有2%的市场“留”给了进口奶粉。“很明显,美国基本上对进口配方奶粉关闭了市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玛丽说道。

表面上,高筑的监管壁垒是为了确保美国婴儿的安全,但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美国国内的配方奶粉企业免于竞争。“尽管它们并不比其他地区的产品更安全。”《华尔街日报》写道。

偏偏,自己“打造”的垄断局面,在中期选举年这个节骨眼上掉了链子。

为了速速摆脱这场危机,为中期选举扫除一个新障碍,拜登政府启用了1950年颁布的《国防生产法》,让婴儿配方奶粉也“享受”了一把新冠疫苗的待遇。拜登及其民主党希望,可以利用这部法律要求婴儿配方奶粉关键成分的供应商优先向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交付产品。

不仅如此,白宫还启动了“空运配方奶粉行动”,决定放下身段,从国外进口婴儿配方奶粉。而这批“海淘”到美国的奶粉,将由美国国防部的军用承包机负责运送。白宫宣称,绕过正常的空运路径,可以让美国的家长们更容易买到婴儿配方奶粉。

美国两党争斗正酣

然而,雅培的涉事工厂还需要大约两周时间才能重新投产,而恢复到满负荷生产状态需要6到8周时间,重新获得FDA批准上架则需要8到10周的时间。

进口奶粉要想进入美国市场,也需要美国先打破自己的贸易保护主义。

想要彻底改革,结束垄断局面,更加需要时间。在民主党看来,“围捕嫌疑人”要比改革容易得多。民主党以“企业家的贪婪”为由,要求着手调查雅培以及其他美国的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我认为可能需要起诉。”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矛头对准这些企业的高管。

而这让将目光瞄准中期选举的共和党抓到了把柄。

“这种事永远不该发生在美国。”纽约州共和党籍众议员爱丽丝·斯蒂芬尼克说,她在几个前就已经呼吁拜登政府着手处理奶粉短缺。

共和党人哈里·威尔逊除了将这场危机归咎于拜登政府的官僚主义、行动迟缓,还将矛头对准了拜登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称该计划应对美国当前的天价物价负责。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卡马克则暗示当下的奶粉荒跟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有关。她贴出美墨边境一处移民中心货架上摆满婴儿配方奶粉的照片,同美国国内空荡荡的货架照片形成对比。她说,这是一名工作了30年的边境巡逻队队员发给她的。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州长格雷格·阿博特也在一份声明中指责拜登“对美国国内面临婴儿配方奶粉短缺的家长视而不见”,却“很乐意为越过美国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提供婴儿配方奶粉”。

围绕这场新的危机,民主共和两党争斗正酣。但对于埃尔南德斯和弗莱明以及更多的美国家长来说,谁赢谁输不重要,重要的唯有自家嗷嗷待哺的宝宝何时能喝上配方奶粉。

新民晚报记者 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