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不愿再被西方称“火鸡”,土耳其更改了国名,背后藏着一个大国雄心

从奥斯曼帝国走出来的土耳其,在总统埃尔多安的领导下一直在努力扩大和提高其国家影响力。

一个世纪以来,土耳其在英语世界里被称为“Turkey”。但因为“Turkey”还有“火鸡”之意,土耳其也往往被人揶揄为“火鸡国”。

但从本周开始,土耳其不再叫“Turkey”,而是“Türkiye”。

经联合国批准,土耳其在国际场合中正式开始使用新的外文国名。

2023年,土耳其将迎来建国百年,埃尔多安也将迎来大选。这位中东强人一直有着复兴奥斯曼帝国的梦想,土耳其高调更名显然与之有关。

拒绝调侃 官宣弃用“Turkey”

“我想通知你,根据2021年12月2日的总统通告……土耳其共和国政府今后将开始使用‘Türkiye’来取代过去用来指代土耳其共和国的‘Turkey’‘Turkei’‘Turquie’等词。”

本周,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收到这样一封来自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的信后,其发言人回应称,联合国接受了这一更名,在收到请求并确保文件合法后立即生效。

耳其在联合国已经使用上了新的“Türkiye”铭牌。图源:卫报

这意味着,从本周开始,土耳其的官方英文名称不再是“Turkey”,而将同其土耳其语名称保持一致。

从“Turkey”改为“Türkiye”,发音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仅仅只是在单词的结尾多出了一个音节。但对于许多字母表中根本没有“ü”的人们来说,这无疑增加了拼写的难度。

但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看来,更名不仅意义重大,而且非常有必要。

尽管在1923年独立后,土耳其便自称为“Türkiye”,但在英语世界里,更广为人知的名称却是“Turkey”。

然而,正是这个名称给土耳其人带来了烦恼。无论是因为历史原因被误用作火鸡的专有名词,还是剑桥词典中“严重失败的东西”“愚蠢的人”的解释,都足以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无法喜欢上这样一个国名。

早在2019年12月,他在为土耳其本土制造的电动汽车站台时,就表示应该说它们是“Türkiye制造”而非“Turkey制造”。而如今,随着土耳其共和国成立100周年的日子越发临近,埃尔多安决心要在世界舞台上用“Türkiye”彻底取代“Turkey”。去年年底,他在颁布的法令中写道:“Türkiye这个词用最好的方式代表和表达了土耳其民族的文化、文明和价值观。”

在联合国本周接受更名请求之前,土耳其就已经开始声势浩大地推广“Türkiye”这个“新”品牌。

今年1月,一段全新的旅游宣传片发布,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著名景点说着“Hello Türkiye”(你好土耳其)。土耳其总统府通讯局表示,发起这项运动是为了“更有效地促进在国际舞台上使用‘Türkiye’作为该国的国家和国际名称”。而接下来,所有自土耳其出口的商品也都将打上“Made in Türkiye”(土耳其制造)的标签。

但在美国华盛顿乔治城大学历史学教授穆斯塔法·阿克萨卡尔看来,土耳其的此番大动作背后是这个国家的大国雄心,“埃尔多安扮演了保护者的角色,维护国际社会对这个国家的尊重”。

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从奥斯曼帝国走出来的土耳其,在总统埃尔多安的领导下一直在努力扩大和提高其国家影响力。瞄准2023年建国100周年,土耳其的百年梦想是要跻身世界十大经济体,成为有重要影响力的“中枢国家”。

2023将至 经济成为“痛点”

可当下,土耳其食品价格持续攀升,贸易逆差再创新高,里拉对美元汇率再创新低。而经济又是自2003年以来一直掌权的埃尔多安的一个“痛点”。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土耳其5月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至199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73%。刚生下宝宝的坎波拉特原计划休完3个月产假后重返工作岗位,可现在由于物价太高、失业救济金太低,她甚至已经买不起尿布。为了确保家庭的正常开支,她不得不购买便宜的尿布,并尽量减少给孩子换尿布的频率,而自己则在网上寻找可以打的零工。

全球遭遇通货膨胀的背景之下,土耳其人的生活成本也飙升了70%。图源:BBC

对于总统埃尔多安来说,这样的局面或许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改变。

然而,明年却是土耳其建国100周年的日子,又逢大选年。为避免选票被经济拖后腿,埃尔多安需要额外的抓手,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展现土耳其大国形象,以提振民众信心。

展大国雄心 能否提振民心?

近年来,尤其是在俄乌冲突中,土耳其正在极力塑造自己的大国角色,自3月以来数次为冲突双方提供谈判平台。

当然,土耳其不会只甘于扮演调停者的角色。

面对来自华盛顿有关对俄制裁的旁敲侧击,土耳其选择无视,并要求美国接受其在制裁问题上的立场。最近一段时间来,它更是屡屡给本就与之龃龉不断的北约“使绊子”。

退出展示北约“团结”的演习,援引《蒙特勒公约》有关不允许军舰进入地中海的条款,取消或推迟一系列北约军演,土耳其用缺席公开了北约内部由来已久的深刻分歧。

而在瑞典和芬兰这两个北欧国家加入北约一事上,土耳其始终唱着反调。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土耳其有着自己的盘算,希望凭着一票否决权突出其自身的政治和安全担忧,谋求叫停瑞典和芬兰长期以来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支持,以及西方世界对土耳其的种种制裁和出口限制。

尽管诉求尚未达成,但对于土耳其来说,这种“特立独行”却是其表达对北约盟国不满,试图在各方博弈中掌握话语权和主动权,彰显其大国影响力的方式。因为土耳其也知晓,西方无法承受失去土耳其这一地缘战略要地之痛。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土耳其深知这个道理。尽管始终与西方世界格格不入,但利用自身的地缘优势,早已自定义为“大国”的土耳其游走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试图撬动与大国的关系。

土耳其1月发布的“Hello Türkiye”宣传片。图源:Youtube截图

2023年,土耳其将迎来建国百年纪念,同时将进行大选。埃尔多安围绕土耳其的大国雄心所做的这一切究竟能为其赢回多少选票,将备受关注。

出品 深海区工作室

撰稿 深海三文鱼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