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增资扩产共享机遇,外企坚定深耕广东

近年来,在要素成本持续上升、国际形势更趋严峻复杂、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下,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发达国家让产业回流的现象,引起高度关注。

事实真的如此吗?记者走访中国欧盟商会、华南美国商会、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等在粤外国商务机构发现,在产业转移、“世界工厂”被替代的纷扰声中,在粤外企更多思考的仍是如何深耕中国市场,尤其是如何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共享“工程师红利”,如何在推动广东产业向更高端跃升的进程中共享发展新机遇。

盈利速度快

华南地区是重要增长引擎

“尽管国际形势复杂,广东仍是跨国企业投资优选地。华南美国商会成员企业在广东实现盈利的速度比中国其他任何地方都快。”

“对在华德企来说,现在是关键时刻。”在粤工作14年,中国德国商会董事蒂姆·菲利克斯有个很中国的名字——李铁峰。多年来,他与商会成员见证并参与了广东营商环境的建设和优化,还有德资企业在广东经济高质量发展、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与广东经济实现的深度融合。

“今年以来,全球商业环境变得更加复杂和不稳定。疫情对德国公司在华业务,尤其是物流、仓储和供应链方面造成了严重影响。但即便如此,中国仍是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李铁峰说,目前有6000多家德资企业在中国发展,“有一半是我们商会的成员”。

“德国商会希望在此期间充分与广东各级政府沟通交流,反馈在华德企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为企业提供有力的物流服务保障,全力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促进粤港澳大湾区朝着更加开放和国际化的道路迈进。”李铁峰坦言,“有之前密切合作的基础,我们相信能够克服今年的困难”。

尽管疫情冲击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却并未阻挡外资企业投资广东的脚步。

今年以来,总投资百亿美元的巴斯夫(广东)一体化基地项目稳步推进建设,首套装置计划于今年内建成投产。截至5月初,该项目累计完成投资44.6亿元,今年计划再投资约100亿元。

3月,总投资百亿美元的埃克森美孚惠州乙烯项目一期增加投资23.97亿美元,一期项目总投资增至63.4亿美元。随着项目进入热火朝天的建设阶段,埃克森美孚亚太地区研发中心也已落户惠州。

5月,在广东省汽车产业链供应链招商会上,德国采埃孚等31家世界知名汽车及零部件企业表达了新设项目或增资扩产意向,投资总额485亿元。

广东省商务厅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全省实际利用外资720.7亿元。其中制造业实际利用外资118.1亿元,同比增长9.8%,在全省占比16.4%。

中国欧盟商会华南分会联合罗兰贝格发布的《商业信心调查2022》显示,大多数成员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仍持积极态度。“过去40年来,华南地区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增长引擎,商会有信心在未来几十年内继续保持这一势头。”中国欧洲商会副会长、商会华南分会主席高志豪说,“希望未来能采取更实际的措施和提高政策透明度,充分发挥华南地区的市场潜力”。

“尽管国际形势复杂,广东仍是跨国企业投资优选地。”华南美国商会会长哈利·赛亚丁说,商会的最新调查显示,成员企业在广东实现盈利的速度比中国其他任何地方都快。“商会成员已预留265亿美元,在未来3年在中国进行再投资,以扩大现有的业务和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稳定供应链

加速在粤“本土化”布局

“今后几年,日本企业的供应链有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在中国投资的日资企业中,也有把在日本采购调整为在中国采购的动向。”

“新冠肺炎疫情流行致使日本在粤企业零部件采购成本、生产成本和物流成本都大幅上升,企业的经营环境更为严峻。”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广州代表处所长清水顕司说,在此环境下,在全球尤其是在中国等亚洲地区投资的日资企业,都需要构筑更稳定的供应链,尽快调整供应商。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是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政府机构,致力于促进日本与世界各国的贸易和投资。早在2004年其便在广州设立办事处,主要服务在粤投资的1600多家日企和10家日本商会。18年来,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广州代表处见证了广东营商环境的提升,也见证了日资企业在广东产业布局的不断跃升。在清水顕司看来,今后几年,日本企业的供应链有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化,“在中国投资的日资企业中,也有把在日本采购调整为在中国采购的动向”。

不仅是在中国采购,为了更深地扎根中国,不少外资企业都加速了在中国的“本土化”,打造集研发、采购、生产、制造、销售等于一体的产业链。

近日,飞利浦创新中心(深圳)正式落成,这是飞利浦落户在粤港澳大湾区的首个创新中心。“深圳有很好的创新文化及创新人才,我们最看重深圳的创新氛围和良好的营商环境。”飞利浦深圳创新中心负责人陈鹏说,飞利浦中国最大的供应链体系也在深圳,该中心的落户也有利于飞利浦在深圳形成更为完善的产业价值链。

而在广州,现代汽车集团建立了首个海外氢燃料电池生产与销售基地“HTWO广州”,这是一座包含氢燃料电池系统生产工厂、研发中心和创新中心在内的综合基地,预计今年底正式竣工并投产。

“HTWO创新中心将与广东优秀的上下游企业合作,推动氢能产业发展。”现代汽车集团(中国)总裁李赫埈说,希望“HTWO广州”投产后,能进一步拓宽氢燃料电池系统的应用领域,“让氢燃料电池系统能够进一步应用到无人驾驶车、公交车、物流车、应急发电等领域”。

“中国市场拥有14亿消费者以及全球数一数二的制造业集群,近年来更是建立了充满活力的创新生态系统,这些都让欧洲企业坚定地融入中国的增长进程。而且,中国的中产人群数量日益扩大,消费需求也日益提高。透过重重挑战,欧洲企业看到了市场的巨大潜力。”高志豪说,中国有潜力成为研发活动的热土,特别是对大型跨国公司而言,40%的受访企业认为,中国的研发环境优于世界平均水平。

可持续发展

用好广东的“工程师红利”

“培育‘专精特新’企业,离不开有技能的熟练工人,希望可以与广东一起培养人才,推动产业升级。”

随着“人口红利”等因素逐渐消退,劳动力成本上升,不少国内外劳动密集型企业近年来将产业转移至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地区。在此背景下,留在广东的产业如何迈向中高端、避免“空心化”,成为业界关注的话题。

记者走访发现,在粤外企已从追逐“人口红利”,转向抢抓“工程师红利”,外资正进一步加大对广东新兴产业的投资力度。

“我们以前享受中国的‘劳动力红利’,现在则是享受中国的‘工程师红利’。”泰极(广州)汽车内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冈田和之直言,远在日本的公司总部也注意到,中国工程师的技术能力甚至比日本总部的更好,已经开始向日本输送人才了。而且,公司目前正在使用的中国设备价格比日本进口设备低30%,且性能好、故障少,性价比更高。

从“人口红利”到“工程师红利”转型的关键之一,是与产业升级及科技创新密切相关的高等工程教育。

“对于在广东的欧洲制造型企业来说,更大的需求是招聘熟练的高技术工人。”谈及目前的困境,中国欧盟商会华南区标准与合格评定工作组组长王欣欣说,“希望能通过企业与教育机构开展合作,将企业所需要的技能传授给学生。”她说,很多外资企业都希望能与广东本地的职业院校开展合作,共同提高外企在粤研发生产的能力和投资的可持续性。

清水顕司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要培育“专精特新”企业,就离不开有技能的熟练工人,“希望可以与广东一起培养人才,推动产业升级”。

事实上,这样的合作已在陆续推进。“我们着重培养学生的职业技能和实践能力,使大多数年轻人在正式就业前即可掌握一门从业技能和知识。”TUV莱茵大中华区培训与咨询服务副总裁林小霞说,自2015年起,来自德国的TUV莱茵大中华区培训与咨询服务就先后与广东省内4所职业院校开展合作,为产业界输送专业技能人才。

在林小霞看来,职业教育是为企业输送高质量技能人才的主要途径。依托TUV莱茵的全球服务网络,不仅能为中国高等职业院校引入全球先进且可适应中国特点的职业教育优势资源,并培养和输出高水平的现代化技术人才,还将致力于协同行业制定国际一流水平的职业教育标准。(南方日报 昌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