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闻

【布拉格时报】捷克将从9月20日起为民众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

8月30日,捷克卫生部长沃伊捷赫表示,从9月20日开始,完成新冠疫苗接种八个月的民众将可以申请施打加强针。 沃伊捷赫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政府强烈建议感染风险较高的人群,如60岁以上的老人、慢性病患者及从事易感染职业的民众接种加强针。 捷克全国人口约 1070 万,有30402名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累计感染人数近 168 万。(总台记者 徐明)

【布拉格时报】UTMB越野赛TDS组捷克失足坠落选手不幸遇难

8月25日上午9时,世界著名越野赛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UTMB)官方召开发布会,就当地时间凌晨发生的TDS组一名捷克选手在下降时发生坠落事故,进行了说明,确认该选手经抢救不幸遇难。 据悉,TDS组别赛事原计划在当地时间8月24日15时起跑,因大雨天气,赛事顺延半小时。起点位于意大利库马约尔,终点在法国霞慕尼,赛事全程145公里,累计爬升9100米。捷克选手发生意外是在当地时间25日凌晨00:25,在Passeur de Pralognan路段下降过程意外坠落,当时位于赛段62.3公里处。 随后,山顶的救援队在事故发生后,立即进行救援行动,并出动直升机。同时,组委会也通知了该名跑者的紧急联系人。 由于事故的发生,UTMB组委会在Passeur de Pralognan路段停止比赛。并通知还没有抵达Passeur de Pralognan的选手被通知掉头返回Bourg Saint-Maurice,并在那里安排了下撤的车辆。 当地时间上午9时,UTMB官方召开发布会进行了说明,官方表示,“失足坠落的选手,经抢救不幸遇难,出于对他家人的尊重,我们不会透露他的身份”。官方也对赛事进行了说明,TDS组别共计1573人参赛,事发时,已有约 293 名跑步者通过该地点。他们能够继续比赛。大约1000多人无法进行比赛。 UTMB(环勃朗峰超级耐力赛)是世界范围内最负盛名的越野跑赛事,全称Ultra-Trail du Mont-Blanc,始于2003年,赛事分PTL、UTMB、TDS、CCC、OCC等组别,多个组别的比赛起终点位于欧洲之巅勃朗峰脚下的法国小镇霞慕尼。 其中,TDS全程145公里,累计爬升9100米,关门时间44小时。据悉,事发地Passeur de Pralognan路段是TDS赛道中全程第二高点,海拔2567米。…

Read More

【布拉格时报】快报 | 布拉格南郊有熊出没

据捷克媒体报道,中波西米亚警方发言人 Michaela Richterová 说:“今天下午,我们收到了关于在 Břežanské údolí 道路上发现有一只熊出现的报告。” 这条公路连接布拉格的 Zbraslav 和布拉格西部地区的 Dolní Břežany 。根据她的声明,这只动物要跑进森林里。 发言人补充说:“目前道路已关闭,警方正在直升机的帮助下寻找这只动物。”

【布拉格时报】点亮爱心 传递温暖——旅捷侨领陈金妹到青田中学开展爱心助学活动

为推进丽水市海内外侨界妇女协会的慈善爱心事业,继续发扬侨界妇女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做好爱心品牌活动。8月13日上午,陈金妹与丽水市侨界妇女协会30余人到青田中学开展爱心助学活动。丽水市侨联副主席傅旭蓉,青田县侨联主席叶毅青,青田中学校长任震宇,副校长詹鑫,学生代表等出席了助学金发放仪式, 发放仪式由副校长詹鑫主持。 市侨联副主席傅旭蓉向大家介绍了市侨界妇女协会的发展历程,爱心助学工作的背景等。 青田中学校长任震宇向大家介绍了青田中学的基本情况,包括师资力量、教学成绩等,重点介绍了今年高考的升学情况,并代表学校对大家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欢迎,特别感谢对10位优秀毕业生资助5万元助学金,希望侨界妇女协会以后多多关注学校发展。 受助学生代表金同学说,非常感谢侨界阿姨们的爱心和善举,我们会心存感恩,努力学习,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回报社会。 陈金妹会长采访时说,今天心情非常激动,回国经过严控隔离拿到绿码后参加的第一场关爱活动,给品学兼优的学子们捐赠助学金非常有意义,希望他们今后更加努力学习,自信自强,用优异成绩回报家人、回报社会。 陈会长还表示,今后在国内外积极开展将继续秉承“内外兼修,品味时尚,巾帼建功,和谐家园”的核心理念,充分发挥全体会员联系广泛、人才、资金等优势,做好爱心品牌活动,特别要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关爱帮助弱势群体,将爱心传递中国传向世界!

【布拉格时报】捷克已撤离包括驻阿富汗大使等133人

据捷克媒体当地时间8月18日报道,捷克军方已于当地时间17日晚派出第三架飞机前往阿富汗执行撤离任务。 截至目前,捷克已从阿富汗撤回133人。17日晚22时30分左右,第二架撤侨飞机抵达布拉格,机上共载有87名捷克籍、阿富汗籍和波兰籍的乘客,其中包括捷克驻阿富汗大使伊日·巴劳恩(Jiří Baloun)。16日,第一架撤侨飞机抵达布拉格,机上载有46人。 捷外长库尔哈内克表示,由于喀布尔局势严峻,将撤离人员运送至机场并登机的过程“极为复杂”。

【布拉格时报】捷克总统:阿富汗问题上,北约已经戏剧性地失败了

“美国人从阿富汗撤离,丢失了作为世界领袖的威望,而北约现在对自身的存在也产生了怀疑。”作为北约盟国一员,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在8月17日接受政论网站《议会报》的采访时直言,“在这个(阿富汗问题)上,北约已经戏剧性地失败了”。 8月17日,泽曼接受了政论网站《议会报》的专访。采访中,泽曼直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行为就是“懦弱”。“一年多以前,我在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上批评了撤军。今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上也是。我看着当时在场的特朗普和拜登的眼睛,告诉他们这是懦弱。当然,他们不喜欢听,但确实是懦弱。最重要的是,懦弱不会产生任何积极影响。相反,这给了塔利班前所未有的机会。” 泽曼说:“在我看来,美国人撤离阿富汗丢失了世界领袖的威望,而北约现在对自身的存在也产生了怀疑。”泽曼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后,盟国对北约的不信任将会加剧,因为他们会想:如果我们在阿富汗失败了,那么在另一个危急情况下,我们还能保证不会失败吗? 泽曼认为,北约的主要作用是打击全球恐怖主义,但目前北约在这方面的任务已经失败。他说,必须明白,如果国防开支增加,那么也应该有所回报,就是阻止国际恐怖主义。而在阿富汗的行动是北约唯一可以为之战斗的机会。“这是北约可以唯一的战斗机会。我再说一遍,在这个(阿富汗问题)上,北约已经戏剧性地失败了。” 泽曼还说,那些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咆哮”没有意思。“我同意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观点。他在北约峰会上说,俄罗斯不是敌人,北约的敌人是国际恐怖主义。” 同时,泽曼呼吁,捷克应该将重点放在国防上,而不是在北约上“浪费金钱”。他表示:“如果北约失败了,那么应该让我们重新评估我们的军费开支,并着重于国防。”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国防开支更多地是由北约的需求驱动的,而这些需求反过来又是由外国军工企业的意愿驱动的”,泽曼称,现在,当投资北约有点浪费资金时,应该专注于国防,专注于国家(军事)采购。 捷克此前曾承诺到2024年将国防支出提高到GDP的2%,达到北约的目标水平。但捷克政府在6月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这一目标将无法实现。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17日表示,阿富汗政府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垮台,北约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从阿富汗撤出尽可能多的人员。他表示,北约过去20年对阿富汗进行了大量投资,但阿富汗政府的垮台如此迅速和突然,其中有许多教训需要吸取。 斯托尔滕贝格还表示,塔利班绝不能让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还警告称,即使在撤军后,北约仍保留远距离打击任何恐怖组织的军事力量。 来源:观察者网

【布拉格时报】曾经大名鼎鼎的波西米亚,为何改名“捷克”?

在1918年独立时,斯拉夫人为何抛弃“波西米亚”,改用了“捷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斯拉夫和日耳曼两个民族在中欧地区交汇,德国和奥地利两个日耳曼国家以东大部分都是斯拉夫国家,两族宗教上也不一致,斯拉夫人以东正教为主,日耳曼人则信仰天主教或新教。 不过,属于斯拉夫民族的捷克却像楔子一样嵌入德国与奥地利这两个日耳曼国家之间,因而使捷克深受日耳曼文化的影响,与其他斯拉夫民族反而在历史上没有太多交集。 ▲捷克正好位于日耳曼和斯拉夫民族分界线上 从1306年到1918年整整600年间,捷克被日耳曼(德意志)人的神圣罗马帝国及继任者统治着,并被称为“波西米亚王国”。虽然是斯拉夫人国家,波西米亚在帝国内的地位却很高。 布拉格曾经是整个帝国的首都,经济和文化非常繁荣,成为帝国第一大城市。不过,在1918年独立时,这些斯拉夫人却抛弃“波西米亚”,改用了“捷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捷克民族服装,带有明显的斯拉夫风格 一、多民族交汇点 今天的捷克共和国处在克尔科诺谢山、舒玛瓦山、喀尔巴阡山脉围成的盆地之中,由于这三座山脉不够高大险峻,从各个方向都可以很方便进入这片盆地,因而使这里成为各民族的交汇点。 这里有史可查的最早居民是波希人,与高卢人同属蛮族凯尔特人,在凯尔特人北方的是北欧日耳曼人。公元前2世纪时,罗马帝国向北扩张,凯尔特各部落被迫向西逃离大陆进入不列颠群岛。 ▲捷克地形图,被三座山脉包围,但没能阻隔各民族进入 波希人虽然跟着其他部落一起逃离了家园,罗马人却仍然将此地命名为“Boihaemum”,意思是波希人的家园,这是“波西米亚”的最早来源。 罗马人进一步北上,意图征服另一蛮族日耳曼人,但寒冷的气候和日耳曼人的顽强都使帝国无功而返,反而被日耳曼人趁机南下冲击帝国的北方边境,在公元前1世纪占领了波西米亚。 ▲凯尔特人最早在欧洲的分布 在日耳曼人的冲击下,日益衰落的罗马帝国分成东西两半,罗马人不得不雇佣日耳曼人来保卫帝国的边疆,可日耳曼雇佣军最后反客为主,在公元476年毁灭了西罗马帝国。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日耳曼部落进入帝国的原有疆域,波西米亚地区的日耳曼人也大幅度减少。 与此同时,发源于东欧平原的斯拉夫人也开始向南、向西迁移,他们是为了躲避被来自亚洲的强大游牧民族,渐渐散布到几乎整个东欧。一部分斯拉夫人占据了除了希腊以外的巴尔干半岛大部分,接受东罗马帝国的统治,开始改信拜占庭教廷控制的基督教。 ▲捷克人是最靠近西方的斯拉夫民族 还有一支斯拉夫人在6-7世纪进入到波西米亚,填补了日耳曼人留下的空白,他们的部落名称叫“Čechy”,音译就是“捷克”。捷克人与留在此地的日耳曼人相邻而居,慢慢受到日耳曼文化的影响,尤其是跟着日耳曼人改信了属于罗马教廷的基督教。 没过多久,无险可守的波西米亚地区又遭到亚洲游牧民族阿瓦尔人的入侵。日耳曼商人萨摩将分散的捷克人联合起来,在623年建立萨摩公国,这是捷克人的第一个国家。真正完成驱赶阿瓦尔人任务的则是830年建立的大摩拉维亚公国。 ▲大摩拉维亚公国的疆域,以捷克和斯洛伐克为核心…

Read More

【布拉格时报】捷克撤离驻喀布尔大使馆

据法新社布拉格消息,在塔利班包围阿富汗首都之际,捷克政府14日决定撤离驻喀布尔使馆,并表示将帮助为捷克工作的阿富汗人。 捷克外长雅各布·库尔哈内克在声明中说:“我已决定立即将我们的外交官撤离到喀布尔的国际机场”,“我们正在采取一切措施,帮助我们的外交官安全离开阿富汗”,“我们也将像所有欧洲国家一样,照顾使馆的本地工作人员,我们为他们负全部责任。”库尔哈内克还重申帮助捷克军队驻扎阿富汗期间担任翻译的阿富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