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布拉格时报】德国左翼党警告向乌克兰提供重型武器“极其危险”

4月27日,德国左翼党向联邦政府发出紧急警告,要求政府不要向乌克兰提供坦克等重型武器。 左翼党外交政策专家达格德伦表示,德国向乌克兰提供“猎豹”防空坦克是“让冲突升级的危险行为”,违反了德国多年以来的禁忌,“联邦内阁正在使德国事实上成为与核大国俄罗斯的敌对方,这是极其危险的”。 左翼党联邦议员、前左翼党议会党团主席瓦根克内希特也表示,通过提供坦克,联邦政府正逐渐使德国成为参战方,从而让德国处于极度危险之中,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她强调,冲突不应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应该确保乌克兰的中立地位。 德国政府26日批准向乌克兰出售防空坦克。媒体称,这意味着德国对俄乌冲突的军事立场发生重大转变。 (总台记者 余鹏)

【布拉格时报】普京:如果有人想干涉乌克兰局势 俄罗斯将进行快速的闪电般的反击

4月27日,普京在圣彼得堡的会议上表示,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所有任务肯定会完成。他表示,俄罗斯的士兵和官员阻止了一场可能在俄罗斯领土上展开的大规模冲突。那些以往以及现在遏制俄罗斯的国家,认为俄罗斯的存在对他们是一种威胁,而正是这些国家给世界带来了危险。 他表示,如果有人想干涉乌克兰局势并对俄罗斯构成战略威胁,俄罗斯将进行快速的闪电般的反击。俄罗斯将使用对手没有的手段来应对威胁。俄罗斯不会夸口,而是会在必要时使用这些手段。 普京指出,乌克兰是被外部力量推动而与俄罗斯产生直接对抗,乌克兰被当成了与俄罗斯斗争的耗材。 普京表示,俄罗斯的经济在西方自认为是压倒性的制裁打击下挺住了,没有崩溃。俄罗斯将以更加开放的创业精神来应对西方粗暴的打击和孤立的企图。普京表示,不仅要确保俄罗斯经济的稳定,还要加强俄罗斯的工业独立性以及在一些领域里的全球领先地位。 (总台记者 王斌 朱静)

【布拉格时报】俄罗斯向世界旅游组织提出退出意向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27日证实,在当天于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世界旅游组织特别大会上,俄罗斯提出了退出该组织的意向。 为期两天的世界旅游组织特别大会27日在马德里召开,会上主要议题之一就是讨论是否暂停俄罗斯成员国资格。会议开始后,俄罗斯即主动提出退出该组织的意向。 世界旅游组织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说,俄罗斯已在大会上表示希望退出该组织,但依照相关规定,从该组织收到成员国发来的正式通知起,还需一年才能完成整个退出程序。 世界旅游组织说,特别大会上其他成员国仍将就是否暂停俄罗斯成员国身份一事进行讨论和投票,若投票通过,该决定将即刻生效。 根据该组织规定,如要暂停该组织某成员国的资格,至少需要该组织160个成员国中的三分之二批准。 来源:新华社

【布拉格时报】俄罗斯暂停向保加利亚、波兰供应天然气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27日发表声明,宣布自当日起暂停向保加利亚和波兰供应天然气。 声明说,截至26日,该公司未收到保加利亚及波兰两国的天然气公司用卢布支付的4月份天然气货款。俄总统普京3月31日签署与“不友好”国家和地区以卢布进行天然气贸易结算的总统令,新规4月1日起生效,俄方已及时将这一决定告知合同方。 声明说,俄方决定自27日起暂停向以上2家公司供应天然气,直至其依据相关程序完成支付。 声明说,保加利亚和波兰是俄天然气供应过境国,若其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抽取为第三方国家供应的过境天然气,俄方将相应减少过境天然气供应量。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27日发表声明,谴责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单方面停止向欧洲客户提供天然气。她表示,欧盟正在研究制定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努力确保替代气源和能源安全。 保加利亚总理佩特科夫同日表示,保政府已对俄断供天然气有所准备,对消费者的天然气供应不会减少。保政府正持续推动与希腊的天然气管道连接,并将通过进口液化天然气以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 波兰总统杜达当天表示,将对违反天然气供应协议的俄方公司采取适当的法律措施。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同时说,波兰已对这一局面做好准备,连接波兰和挪威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将在未来三个月内建成,并有望从十月起送气。

【布拉格时报】儿童“不明原因肝炎”蔓延至亚洲,英国公布最可能的原因

日本厚生劳动省4月25日称,继近日多国陆续报告儿童发生不明原因急性肝炎后,日本也确认了第一例出现类似症状的患儿。 今年1月以来,美国和欧洲已观察到多起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病例。世界卫生组织4月23日发布报告指出,截至4月21日,11个欧洲国家和美国已报告至少169 例不明来源的儿童急性肝炎病例,至少1例死亡。 病因、风险因素、传染性都未知,尽管病例持续在多国出现,但世卫组织称跨国旅行或其他国与国间的联系仍无法确定为“传播因素”。 病例数最多的是英国,25日英国卫生安全局(UKHSA)发布报告称,腺病毒感染结合新冠疫情影响,是引发疾病最有可能的原因。 来源:澎湃新闻

【布拉格时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见美国国务卿和防长

4月25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基辅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据悉,泽连斯基与美官员就国防援助、加强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对乌克兰的财政支持和安全保障进行了讨论。 泽连斯基当天在社交媒体发文称,乌克兰与美国的“友谊和伙伴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牢固”。 布林肯和奥斯汀到访基辅正值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的特别军事行动进入第60天,在此之前多位欧洲领导人已相继访问乌克兰并与泽连斯基举行会晤。作为乌克兰军事和经济支持的主要提供方,美国方面迟迟没有派官员访乌、引发外界关注。 美国总统拜登本月早些时候在记者的追问下曾一度表示“准备亲自前往基辅”, 但白宫方面随即改口称“没有总统乌克兰之行的计划” 。 泽连斯基喊话寻求军援,美国和北约持续向乌提供武器 当地时间23日,泽连斯基在基辅一处地铁站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他呼吁各国领导人亲自访问乌克兰,并带来乌方所需的武器。 泽连斯基称,他们希望得到的不是礼物或蛋糕,而是具体的物资和武器。并表示,只要乌克兰得到了足够的重型武器,很快就能夺回被俄军占领的土地。 俄乌冲突以来,美国和北约不断向乌克兰提供武器。

【布拉格时报】俄罗斯宣布新一轮反制措施:哈里斯夫妇、扎克伯格等人被无限期禁止入境

综合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21日报道,作为对美方对一些俄罗斯公民实施制裁措施的回应,俄罗斯宣布制裁29名美国公民,其中包括社交媒体巨头Meta公司总裁马克·扎克伯格和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他们被无限期禁止进入俄罗斯。 俄罗斯外交部周四表示:“塑造恐俄议程的美国高管、商人、专家和记者,以及一些高级官员的配偶”将被禁止入境,此举是对针对俄罗斯官员、科学家、文化和商业人士及家属的西方制裁的反制措施。 据报道,制裁名单上还包括哈里斯的丈夫道格拉斯·克雷格·埃姆霍夫、国务卿布林肯以及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的配偶、美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美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白宫办公厅主任罗纳德·克莱恩等人。几家美国军事工业公司的总裁——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通用动力公司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也在制裁名单当中。 此外,俄罗斯还宣布对61名加拿大公民实施制裁,这是对加拿大对俄实施的经济措施的回应。制裁名单中包括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大卫·维尼奥特、总理高级顾问杰里米·布罗德赫斯特、海军和空军参谋长克雷格·贝恩斯和阿尔·迈因辛格、加拿大银行行长蒂芙·麦克林、加拿大CTV电视台CEO迈克尔·梅林等人。 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乌克兰东部地区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并指出俄罗斯没有占领乌克兰的计划,但将努力实现乌克兰的“非军事化和去纳粹化”。此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个人和机构实施了一系列严厉的制裁。 俄媒称,克里姆林宫多次谴责反俄制裁违反了国际法。莫斯科表示,保留对那些对俄施加制裁的国家进行报复的权利。3月15日,俄罗斯外交部宣布制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白宫发言人普萨基以及其他高级官员。拜登之子亨特及美前国务卿希拉里亦在名单之上。 来源:环球时报

【布拉格时报】美国一众小弟围攻俄罗斯,普京下令全面报复:谁敢不老实将遭痛击

综合《环球时报》报道,当地时间4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针对外国不友好行为的法令,并且法令立即生效。根据该法令,如外国对俄罗斯国家、公民或法人有不友好行为,俄罗斯将限制甚至完全禁止这些国家与俄罗斯个人签订协议,并且可视情况改变反制措施及实施措施的期限。简而言之,俄罗斯应对外国不友好行为将有主动出击的法律依据,以及更大施展空间,并能采取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 在美欧与俄罗斯上演外交大战之际,普京签署这一法令重拳出击,无疑是在向美国、捷克等亮剑。4月中旬,美国以俄罗斯发动网络攻击、干预美国大选等为由对俄实施制裁,并驱逐10名俄外交人员。随后,波兰、乌克兰、捷克、斯洛伐克等纷纷加入行列,以各式理由与俄罗斯互相驱逐对方外交人员。其中,捷克与俄罗斯的外交战尤为激烈。 最初,捷克以俄情报人员涉嫌参与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为由,宣布驱逐18名俄驻捷克使馆人员。一天之后,俄罗斯驱逐20名捷克驻俄使馆人员,并与捷克陷入一场口水战。至22日,捷克又宣布另外63名俄外交人员,同一天,俄罗斯也要求捷克驻俄使馆裁减工作人员。期间,波兰、斯洛伐克“声援”捷克均遭到俄罗斯反击,但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23日仍不自量力站了出来,三国共宣布驱逐4名俄外交人员。 俄罗斯方面多次表示,这些国家对俄外交驱逐战背后有美国的影子。普京也在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发出警告,俄罗斯将会对敌对行为进行迅速、对等、强硬的回应,逾越俄罗斯红线的行为将具体事件具体分析。如今,俄罗斯通过新法令,便是给动辄挥舞制裁大棒的西方国家一个警告,即俄罗斯不会甘于被动挨打,一切对俄不友好行为都会付出代价。表现最为活跃的捷克,及以鸡蛋碰石头的波罗的海三国心中要上下打鼓了,而美国在对俄采取措施时也要三思而后行了。 实际上,除了颁布新法令之外,俄罗斯还直接在黑海划起了红线。根据俄国防部消息,将暂停在黑海三个地区海域的通行权,禁行半年,外国船只不得通过。俄罗斯这一举动除了让乌克兰大受影响外,也是给美国等北约国家发出一个警告,更是给叫嚣着要派遣军舰去黑海的英国一个下马威。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乌克兰问题等俄罗斯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频繁“互秀肌肉”,而由美国主导的这场外交风波持续升级也表明,俄罗斯与美欧之间的争斗还将进一步加剧。但是,通过普京的雷霆反击,美国及其一众小弟也应该意识到,俄罗斯是不好惹的,不知收敛将会引发更大冲突,届时的局面恐怕是美国不想看到的。可怜乌克兰、捷克等认不清形势,甘愿在俄美关系博弈中充当牺牲品。 来源:网易新闻

【布拉格时报】摩尔多瓦禁止在境内展示“圣乔治丝带”,俄外交部称“这是背叛”

“俄罗斯与摩尔多瓦因圣乔治丝带禁令引发新的纠纷。”随着5月9日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日益临近,一些前苏联国家开始禁止使用纪念胜利日的重要标志——圣乔治丝带。在俄乌冲突背景下,这些国家认为圣乔治丝带意味着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这一禁令令俄罗斯十分不满。 俄罗斯《消息报》21日报道称,19日,摩尔多瓦总统桑杜签署一项法律,禁止在境内展示俄军使用的符号,其中包括圣乔治丝带以及俄军在乌克兰军事行动中使用的符号 Z和V。她解释称,战争符号应该与其他野蛮的毁灭和死亡符号一起,被扔进历史的垃圾桶里。 对于上述言论,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0日回应称,发表此类声明的人会将自己送入历史的垃圾桶。她称:“这是不可接受的言论,这是对英雄们的侮辱,是一种背叛行为。我们再次呼吁摩尔多瓦政府放弃损害两国合作的对抗性言论。否则,我们会对此作出回应,这些回应将是十分严厉的。我们不会对这样的声明置之不理。我希望提醒桑杜女士,圣乔治丝带是苏联各国人民共同的军事荣耀、勇气的象征。”当天,摩尔多瓦外交部召见俄大使,要求澄清扎哈罗娃对摩尔多瓦总统言论的批评。 橙黑相间的圣乔治丝带是苏联取得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的象征。但随着俄乌冲突爆发,很多国家开始禁止使用这一标志符号。立陶宛议会4月19日通过决议,禁止公开展示字母Z、V及圣乔治丝带,并将其视为支持俄在乌克兰军事行动的符号。此前,拉脱维亚、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也都通过了类似禁令。 俄罗斯塔斯社21日报道称,现在在西方许多国家,不仅拒绝这一丝带,还拒绝俄语以及字母Z和V。这表明西方的俄罗斯恐惧症已经到了精神错乱的地步。 来源:环球网

【布拉格时报】俄罗斯运动员成为“国际弃儿”,西方为何自己打脸、伤及无辜

自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西方发起的制裁也日渐加码。然而,制裁、外交、军事援助等多种手段都没有阻止俄军前进的脚步,俄罗斯普通民众却变成了“弃儿”,作为公众属性较强的体育界,更是首当其冲。 先是2月28日国际奥委会呼吁各项单项运动国际组织不邀请或者禁止俄罗斯(甚至白俄罗斯)官员和运动员参加它们组织的国际体育赛事,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第一时间响应,暂停俄罗斯各俱乐部和各级国家队参加其组织的所有赛事。 国际奥委会针对俄白运动员的建议,来源: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就连体育投资人也不例外:3月3日,入主英超切尔西俱乐部近20年、将切尔西从普通劲旅打造为欧洲豪门的俄罗斯寡头阿布拉莫维奇,也因为其与俄罗斯政坛高层的特殊关系,最终宣布出售俱乐部,震惊世界足坛,令广大球迷唏嘘不已。同一天,国际残奥委会也在一夜之间改变决定,在最后时刻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北京冬残奥会,连以中立运动员参赛的机会也丧失了。可以说,在全球制裁俄罗斯浪潮的推波助澜下,国际社会对俄罗斯无差别孤立的做法达到了罕见的程度。 一、禁赛俄运动员不合规则,不通逻辑、没有效果 抛开经济制裁和政治、外交、安全施压不谈,在体育领域针对普通运动员的制裁与处罚,无疑已然属于“对俄斗争扩大化”,既不合规则,也不通逻辑。 不可否认,国际奥委会出于政治因素针对特定国家的禁赛确有先例可循: 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禁止五个参加一战的同盟国(德国、奥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亚、土耳其)参赛,对德国的禁赛甚至延续至1924年巴黎奥运会;1948年伦敦奥运会禁止德国、日本两个二战轴心国参赛;1964年至1988年,南非因其国内种族隔离政策连续七届奥运会被禁赛;2000年悉尼奥运会,阿富汗因塔利班治下针对女性的歧视性政策,被国际体育界全面禁赛…… 然而,无论如今乌克兰局势中的俄罗斯与白俄罗斯是否属于所谓“历史错误的一方”,针对两国普通运动员的孤立与禁赛,即使有例可循也不代表有规可循。 首先,《奥林匹克宪章》就“奥林匹克主义”的根本原则做出了开宗明义的说明,指出其目标在于“使体育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以保护人类尊严,促成和平社会”,而参与体育运动更是一种人权。 正因为如此,《奥林匹克宪章》强调政治中立,并将奥运会定义为个体运动员或运动团队之间的竞争,而非国家间的竞争。因为各种原因不能代表国家身份参赛的运动员,也有过以非国家名义参赛的先例:2018年至今俄罗斯以“俄奥林匹克运动员”和“俄奥委会代表团”名义派运动员参赛;自2016年里约奥运会起,没有国籍、国家可代表的难民运动员也能作为“难民代表队”参赛。 2月6日,俄罗斯奥委会选手亚历山大·博利舒诺夫夺冠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越野滑雪男子双追逐(15公里传统技术+15公里自由技术)比赛在国家越野滑雪中心举行。 邓华/新华社 图毕竟,奥林匹克精神如今加上了“更团结”,其初心也在于团结全世界所有人,而非“国家结盟”。在当下俄罗斯、白俄罗斯运动员或者两国奥委会新近并没有违反《奥林匹克宪章》等各项规则(俄罗斯因禁药问题已经另行处罚)行为前提下,甚至没有证明两国运动员个人有所谓“违反政治正确”(如支持俄罗斯出兵、声援俄总统普京的言论)的情况下,因为国际舆论压力而剥夺俄白运动员参加体育比赛的机会,着实不合规则。 如果要“超越”狭义的规则谈论道义和价值观,那么即使按照西方社会针对俄罗斯的价值判断,处罚俄运动员的逻辑也存在自相矛盾之处。 假如俄罗斯是西方媒体口中的“威权体制”,那么照此逻辑,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的行动就不能被看作是俄罗斯民众决策的产物。尤其是西方媒体最近经常报道的俄罗斯国内反战游行、抗议活动,也在为这种论述提供佐证。 既然如此,在这种逻辑下,自然不能把出兵乌克兰的责任推到普通俄罗斯人身上。那么国际社会处罚俄罗斯运动员(无论他们是否从思想到言论上支持俄政府的行为),岂不是“错杀无辜”? 此外,如果按照西方社会另一种主流叙事方式——俄罗斯是不尊重普通人基本权利的“低人权国家”,为了打仗连本国老百姓最基本、最重要的生命权都不在乎,那么从逻辑上这也就意味着俄政府更不会在意运动员被剥夺国际参赛权这种“更小的人权损失”。 如此一来,国际社会试图通过伤害俄运动员,来令俄政府感到压力、受伤,岂不是毫无实际意义和作用?按照这一叙事方式,惩罚俄运动员,只会摧毁他们的个人梦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