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捷克为何“逢俄必反”?源于历史造成的恐惧

在捷克,反俄罗斯已经成为“政治正确”。如果有谁公开力挺俄罗斯,便会遭到“群起而攻之”,即便是总统也无例外。目前,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正处于这样的尴尬境地。 4月29日,捷克多地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捷克总统泽曼辞职。此前,捷克参议院议长米洛斯·维斯特奇尔表示要以“叛国罪”起诉总统泽曼。泽曼何以陷入如此境地呢?原因就在于他“力挺”了俄罗斯。而这件事的原委要从美国针对俄罗斯挑起的这轮外交“驱逐战”说起。 4月15日,拜登政府宣布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并驱逐了10名俄罗斯外交官。既然是“围殴”,当然会有“小弟”跟进。于是,波兰,捷克,乌克兰等国也相继与俄罗斯展开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驱逐战”。而捷克与俄罗斯你来我往的驱逐战过程中,更凸显了特别之处。以至于最后反而是捷克的国内乱象丛生。 捷克在出手时有两个特别之处,一是驱逐的人员多。二是驱逐的理由与本次事件的起因无关,而是基于6年前的两起军火库爆炸案。2014年1月16日和12月3日,捷克的两座军火库先后发生爆炸案,捷克的安全部门认为爆炸案与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的情报局有关。因此,4月17日,捷克以此理由一口气驱逐了18名俄罗斯外交官。而美国也只不过驱逐了10名俄外交官,足见捷克的反俄程度。 通常情况下,按照对等原则,俄罗斯也应该驱逐18名捷克外交人员。然而,俄罗斯显然是要特别“照顾”捷克。于是,俄罗斯多驱逐捷克2人,要求20名捷克驻俄罗斯外交官在规定时间内离镜。未成想,捷克却尴尬了。因为,经此驱逐,捷克驻俄罗斯外交机构只剩下了5人,按照捷克外长自己的话说,那样的状况无异于“断交”。为此,捷克外交部又向俄罗斯发出了“最后通牒”。 捷克的最后通牒有两点,一是要求俄罗斯允许被驱逐的捷克外交官重返俄罗斯。二是如果俄罗斯拒绝的话,捷克将驱逐更多的俄外交官,以使双方外交机构的人员数“对等”。俄罗斯当然是断然拒绝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所以,捷克不得不又于4月23日宣布再驱逐70名俄罗斯外交官。这样一来,双方都只剩下5名外交官了。如果”再战”下去的话,那真要“断交”了。在此紧要时刻,捷克总统泽曼“发声”了。 4月25日,捷克总统泽曼就捷俄两国的这场外交“争端”发表了紧急电视讲话。泽曼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的两名特工实施了军火库爆炸案。泽曼认为,军火库爆炸案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俄罗斯所为。而另一种可能则是军火库管理不慎造成。泽曼并要求耐心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显然,泽曼不希望“驱逐战”继续打下去。不过,泽曼的这个讲话却“捅了马蜂窝”。 泽曼的讲话可以说是引爆了捷克政坛。因为,捷克政府,议会,以及不少民众都谴责了泽曼的说法,认为在捷克与俄罗斯“争端”之时,泽曼的说法无异于“叛国”。所以,议会要起诉他,民众也举行集会抗议他。此外,捷克政府部门亦指责泽曼出尔反尔。因为,捷克总理巴比什此前曾表示,泽曼对驱逐俄外交官的决定是知晓和赞成的。 这里需要交代一下,捷克的政体制度是“议会共和制”。也就是说,泽曼总统只具象征性,而无实权。所以,与俄罗斯“外交驱逐战”的决定权在内阁。鉴于此,泽曼此举并不能改变捷克内阁政府的决定,而只能起到“搅局”作用。而正因为此,在议会,政府内阁,以及民意的裹挟下,泽曼显然存在着可能被“罢免”的危机。因为,在捷克国内,“反俄罗斯”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甚至到了“逢俄必反”的程度。 在这场由美国“领头”的对俄外交驱逐战中,法,德等西欧国家似乎并不是很积极。相反,东欧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波罗的海三国等东欧国家则是态度坚决。因此,有人很纳闷:这些国家要么是前华沙集团成员,要么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多多少少都与俄罗斯有过“关联”。它们为何要如此紧抱美国,如此选边站呢?其实,正因为它们均与原苏联有“渊源”,基于对苏联时期的历史恐惧感,并“迁怒”于俄罗斯,才促使它们如此反对俄罗斯。而捷克之所以如此“害怕”俄罗斯,恰恰是苏联时期的“记忆”。 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形成了北约和华沙“对垒”的模式。基于二战结果以及意识形态这两大因素,在欧洲地区,西欧国家多为北约成员,而东欧国家则清一色的属于华沙集团。当年国名还是捷克斯洛伐克(东欧剧变后分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的捷克亦属于华沙集团。“老大”自然是苏联。 客观的说,美国和苏联对各自阵营的“控制”模式是有着巨大区别的。直白的说,美国是“管理式控制”。而苏联则是“控制式管理”。这种“差异”恰恰是华沙集团早已解体,而北约依然存在的根本原因。也是这些东欧国家担心和恐惧俄罗斯,并转化为“逢俄必反”的“真正原因”。因为,历史记忆已经“刻”在它们心中,尽管现在的俄罗斯并不是历史上的苏联。 1968年3月,时任捷克斯洛伐克国家领导人杜布切克曾计划发起一场名为“布拉格之春”的改革运动,被认为有脱离苏联控制之意,这显然触怒了苏联。不过,苏联当时却是不动声色,只是进行了正常的观点表达和规劝。而在基于华沙集团阵营内部的合作同样是按部就班的进行,丝毫看不出苏联有“动武”的迹象。 1968年6月,华沙集团举行了“例行军演”,基于正常操作,捷克自然也要配合,于是,包括16000名苏军在内的华沙集团军队顺利进入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按照原计划,6月30日演习结束后华沙军队将撤出捷克。可是,苏联军队却滞留在了捷克境内。不过,那时也并没有人“怀疑”。因为,阵营内部的活动依然在正常进行,而且,包括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内的华沙集团成员国领导人会议于7月29日依然在捷克斯洛伐克举行,并于8月3日会议结束时发表了会议声明。苏联与捷克之间的“不愉快”似已解除。而在此期间,滞留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苏军也开始撤离。此外,会议结束后,勃列日涅夫即飞往克里米亚度假去了。完全可以说,那时,除了苏联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意识到一场特殊事件即将发生。 1968年8月20晚,一架苏联运输机飞临布拉格机场上空,并向塔台喊话:因为机械故障要求紧急降落。由于同属华沙集团,且苏联与捷克斯洛伐克也并未“恼”,所以,机场随即批准了飞机降落。然而,从飞机上下来的却是几十名苏军特种兵,仅仅过了几分钟,满载苏军的一架架大型运输机也就随之降落在了机场。此后,这只部队即直扑布拉格城内,紧接着,在此前早已潜入布拉格城内的苏联秘密警察和特工的配合下,捷克斯洛伐克的政府,通讯,军事机关等关键部门皆被苏军占领。 几乎就在特种兵降落布拉格机场的同时,苏军在北约和华沙集团的边境区域实施了电子通讯干扰,使北约的雷达“失盲”。而在捷克斯洛伐克周边的20万苏军也分四路向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及首都布拉格快速挺进,此后,东德,波兰等华沙集团的30万军队也赶到了捷克斯洛伐克。也就是说,在极短的时间里,有至少50万的华沙集团部队涌进了捷克,自然有防止北约异动之意。而捷克斯洛伐克显然也毫无思想准备。因为,10万捷克正规军此时正在西部边界帮助华沙集团防范北约呢!显然,军演,开会,谈判,度假等都是苏联释放的烟幕。其实,早在1968年3月的时候,苏联就下定了“动手”的决心,并开始了一系列布局。 21日,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杜布切克被飞机“送”到莫斯科,签署了协议,并对捷克国内发表声明,要求国内民众保持平静,放弃抵抗。1969年3月,杜布切克被换掉。此后,捷克斯洛伐克一直与苏联“保持一致”到东欧剧变华沙集团解体和捷克斯洛伐克新政府上台。脱离苏联,并一分为二的捷克和斯洛伐克随后加入北约。而这些东欧国家也随之将对苏联的仇恨记在了从苏联解体中独立的俄罗斯头上,并依仗着北约的护佑而“逢俄必反”。

【布拉格时报】捷克总统泽曼或因发表电视讲话被起诉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 27日报道,在捷克总统泽曼发表紧急电视讲话,否认有“任何证据”显示俄罗斯特工参与了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后,该国一群参议员正考虑对泽曼提起宪法诉讼,指控他犯有“叛国罪”。 捷克参议院议长米洛斯·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l)在周一对当地媒体称,“我认为,我们至少会讨论以叛国罪提起(诉讼)的可能性。”他补充说,议员们将首先就这个问题咨询专家。两个政党ODS和TOP 09在参议院组成的派系也证实,他们会在周二的会议上讨论针对总统提起诉讼的提案。 该派系在推特上发文称,“总统最近几天采取的举动表明,总统的行动不符合捷克共和国的利益”,并补充称这种情况“再也不能被忽视”。 维斯特奇尔和其他人还指控泽曼在25日的电视讲话中泄露了敏感信息,并声称这可能危及国家的“安全”。泽曼在讲话中打破了对震动捷克和俄罗斯关系丑闻近一周的沉默,坚称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撑有关俄罗斯参与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的新说法。他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两名被指控参与爆炸的俄罗斯特工当时就在军火库。调查人员正在研究两种可能性:一种认为是“外国情报机构”的干预爆炸,另一种认为爆炸是新手处理弹药不当造成的。RT指出,第一种可能性的说法是几周前才出现的。 在泽曼发表上述讲话之前,捷克政府指责俄罗斯参与这起爆炸事件,导致两国关系紧张。俄罗斯否认了这些指控,但捷克要求18名俄驻捷外交官48小时内离境,促使克里姆林宫做出同样的回应,宣布捷克驻莫斯科大使馆的20名工作人员不受欢迎。 维斯特奇尔也出席了有关此案的安全简报会,并“获得了调查的细节”,后来他告诉媒体,有一些“细节”泽曼“选择不披露,但肯定知道”。 捷克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帕维尔·费希尔(Pavel Fischer)进一步激起了这种愤怒情绪,指控泽曼的行为不符合捷克人民的利益,而成了俄罗斯的“拥护者”。与此同时,包括历史学家、作家、电影导演和政治家在内的数十位捷克公众人物发起请愿,敦促政府对总统提起宪法诉讼。请愿书写道:“泽曼总统再次成为了俄罗斯的拥护者和代理人,而不是我们国家的首脑。” 到目前为止,泽曼尚未对这些指控发表评论。 来源:环球时报

【布拉格时报】梅德韦杰夫:捷克已成美国对俄政策的“人质”

据塔斯社消息,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28日说,捷克已经成为美国对俄罗斯政策的人质。他还表示称,“任何外交战都会进入死胡同”。“我们的捷克同行已经成为了美国对俄政策的人质。” 梅德韦杰夫当日在直播回答社交媒体VK用户的问题时说,“一般来说,任何外交战都会进入死胡同。” 据此前报道,4月17日,捷克以俄罗斯情报人员涉嫌参与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为由,宣布驱逐18名俄罗斯驻捷克外交人员,限其48小时内离境。俄罗斯表示捷方的指控虚假、荒谬、毫无依据,并于18日宣布驱逐包括捷驻俄大使馆副馆长在内的20名捷方外交人员,并要求其最晚19日离境。当日俄外交部还发声明表示,捷克驱逐俄外交官的敌对行动是其近年来反俄行动的延续,从中能看到美国的身影。声明指控捷克是为了“取悦美国”。 当地时间26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宣布将美国列入“不友好国家”名单,她强调,目前的结果完全是由美国的不友好行为所导致,具体来说是美国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以及驱逐外交官等行为。

【布拉格时报】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发言人就捷克议会参议院炮制涉台决议发表谈话

4月28日,捷克议会参议院炮制涉台决议,要求捷克政府支持台方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所有会议、机制和活动。这严重违背捷方一个中国政治承诺,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个中国原则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和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中国台湾地区参与国际组织包括世卫组织活动,必须按照一个中国原则来处理。联合国多次重申,将坚持按照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处理台湾问题。世卫组织作为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国专门机构,遵守联大决议,世卫大会连续多年拒绝少数国家提交的涉台提案。这都是铁的事实,不容置疑。 根据中方同世卫组织达成的安排,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台湾地区获取世卫组织相关信息的渠道畅通,台湾医疗卫生专家持续以个人身份参与世卫组织技术性活动,根本不存在什么“国际防疫缺口”。台湾当局炒作参加世卫大会,不过是彻头彻尾的政治操弄。 中方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企图注定不会得逞。中方敦促捷方恪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切实采取措施消除有关恶劣影响,多做有利于中捷关系发展的事。 来源:使馆网站

【布拉格时报】俄罗斯或对捷克实施经济制裁

据塔斯社莫斯科4月24日报道,俄罗斯当局可能会限制进口包括啤酒在内的捷克商品,以此反击布拉格驱逐俄外交官之举。两位在俄政府工作的消息人士向《生意人报》透露了这一点。 报道称,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实施这样的经济制裁很有必要,因为“不能对布拉格前所未有的攻击性行动无动于衷,不能仅仅以对等方式予以回应”。 消息人士们强调,制裁可能会影响任何行业,在实行非对称制裁时,俄罗斯当局将遵循不损害自身利益的原则。 报道还称,同时,一位消息人士认为,捷克生产的啤酒将在制裁范围内。 报道指出,2020年,捷克向俄罗斯出口的啤酒总额超过3800万美元,较2019年增长了近10%。 另据塔斯社莫斯科4月24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援引捷克作家卡雷尔·恰佩克关于蝗虫的话,以此评价捷克当局感谢英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支持布拉格的举动。 扎哈罗娃在脸书个人主页上写道:“在这些天里,人们回忆起了多少部捷克经典著作。现在,可以引用恰佩克的话:‘蝗虫是自然灾害,不过单独一只蝗虫并不可怕,……也是一样。’” 有报道称,恰佩克的话是“蝗虫是自然灾害,不过单独一只蝗虫并不可怕,傻瓜也是一样”。

【布拉格时报】“表现得像只小狗”,捷克前总统对当局讨好美国激怒俄罗斯感到羞愧

捷克总理巴比什在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的谈话后4月22日在推特上写道,捷克将在下次欧洲理事会会议上提出2014年弗尔贝蒂察军火库爆炸的议题。此前捷克已经在4月20日召开的北约会议上提交2014年弗贝蒂察弹药库的爆炸事件议题。 在对抗俄罗斯问题上,尤其是捷克俄罗斯互相驱逐对方外交官问题上,捷克希望获得北约欧盟更多支持!斯洛伐克、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欧洲多国这几天纷纷宣布声援捷克,宣布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展示欧盟北约的团结。此前美国已经公开支持捷克对抗俄罗斯! 但对于捷克当局近段时间的做法,捷克前总统克劳斯批评捷克当局“表现得像只小狗”。克劳斯4月23日在接受捷克《闪电报》采访时表示,他为当前捷克领导层对俄罗斯的政策感到羞愧,尤其是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政策。 克劳斯在采访中说:“我们(捷克共和国)对世界大国咆哮,这让我感到羞愧和沮丧,也打消了在这个国家(捷克共和国)做任何事情的念头。我认为,就当前局势来看,我们的国家领导层根本没有能力制定任何明智的外交政策。” 克劳斯认为,捷克官员关于2014年弗尔贝蒂察军火库爆炸的声明,以及他们指控俄罗斯情报机构涉嫌幕后操纵该事件的说法,再加上驱逐俄罗斯驻布拉格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做法,都清楚地表明,捷克当局正试图讨好美国和北约。 克劳斯说,捷克共和国的行为就像“一只小狗冲着一只大狗叫”。或者可以将整个情况可以比作两个男孩之间的争吵,年纪小、身体弱的那个会勇敢地挑战强大的对手,唯一的理由就是他的父亲站在旁边,“如果打架变糟了,大人会介入并保护他。” “在这里,我们看起来很像一只小狗。我们对俄罗斯大吼大叫,因为我们认为美国和北约已经准备好支持我们。我觉得这个政策有点愚蠢,”克劳斯说。 这位捷克共和国前领导人还批评了该国情报机构,并对周三(4月21日)任命的外交部长库尔哈内克的专业能力提出了质疑。克劳斯说库尔哈内克是“一个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人听说过的非常年轻的人”。 克劳斯说,他在4月21日与捷克总统泽曼讨论了2014年弗尔贝蒂察军火库爆炸,但泽曼没有发表任何支持捷克政府或外交部对俄罗斯政策的言论。“总统没有告诉我他赞同包括外交部在内有关当局的政策,”克劳斯说。这跟捷克政府和外交部所说不符,他们在实施驱逐俄外交官行动时都声称获得泽曼总统的支持。 克劳斯对《闪电报》说,捷克当局在这种情况下的行动看起来很草率。在没有得出2014年弗尔贝蒂察军火库爆炸案件根本性结论前,国家领导人“应该耐心等待真正严肃的数据和事实”。克劳斯说:“我认为,在还没得到这类信息的情况下,就向俄罗斯发出最后通牒的想法是错误的。” 日前欧洲议会捷克籍议员也表示,布拉格针对莫斯科的指控证据不足。捷克籍议员科涅奇娜说:“我理解的是,据称没有这些间谍曾出现在那里的直接证据,也没有发现爆炸物。也就是说,我们知道这是谁做的,但不知道他们是否曾出现在那里,而且我们也没有他们使用过的武器?听起来理由不是那么让人信服……我们的情报部门应当立刻提供指控俄总参谋部军事情报总局的证据。”

【布拉格时报】捷克总统:尚未发现俄情报人员参与捷军火库爆炸案

据俄罗斯卫星网刚刚消息,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25日在捷克“第一电视台”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转播的紧急演说中称,在弗尔贝季采军火库爆炸事件发生之后的6年期间内,捷克的反侦察机关在其年度报告中未报告有关俄罗斯情报部门的两名特工可能参与此事件的任何消息。然而就在不久前,捷克还以俄情报人员涉嫌参与该事件为由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 据报道,泽曼说:“在弗尔贝季采弹药库爆炸事件发生之后的6年期间内,反侦察机关每年的年度报告,甚至是在秘而不宣的内容中,均没有报告俄罗斯情报部门可能参与组织爆炸的任何消息。” “在弗尔贝季采军火库爆炸案得出结论之前,必须等待正在进行的调查的结果。”泽曼还说道。 此前不久,俄罗斯和捷克曾互相驱逐了外交人员。4月17日,捷克政府以俄情报人员涉嫌参与2014年捷克弗尔贝季采军火库爆炸事件为由,要求18名俄驻捷克使馆人员48小时内离境。一天后,俄外交部宣布驱逐20名捷克驻俄使馆人员,要求他们24小时内离境。捷方称俄方反应“不恰当”,并要求俄方在22日中午前允许被驱逐的捷克驻俄使馆人员返回,否则将采取进一步措施。 捷克外交部22日宣布,鉴于俄方对捷方提出的允许捷使馆人员返回俄罗斯的要求未作出回应,捷方决定将俄驻捷使馆人员的数量限制在与捷克驻俄使馆人员相当的水平。

【布拉格时报】安高博:在苏州河畔看日出日落,是最奇妙最治愈的时刻

为迎接党的百年华诞,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与新民晚报社共同策划,历时半年精心制作了《百年大党——老外讲故事》百集融媒体系列产品。 100位在沪的外国人,讲述他们在中国、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所闻所见所感。第9期邀请的是来自美国的安高博。 《百年大党——老外讲故事》第9期 英文名:Allan Gabor 中文名:安高博 国籍:美国 职务:默克集团中国区总裁兼电子科技中国区董事总经理 安高博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自己对上海的喜爱之情。作为一名企业家,他感叹上海有着超一流的营商环境;作为一名居住者,他流连于上海的高品质都市生活。距离安高博第一次来到上海已经过去22年,而他对这座城市的认知还在不断加深…… 超一流的营商环境 去年11月,公共卫生防疫展区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首次“亮相”,默克集团作为一家深耕中国市场88年、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位列其中。 和许多前来参展的外国朋友一样,安高博把进博会看作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进博会是创造沟通和合作的平台,我们很多重要的合作伙伴也都将参加,这个平台为众多的利益攸关方架起了沟通的桥梁。”安高博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通过参加进博会走上了进入中国市场的“绿色通道”,上海作为进博会的“东道主”也在不断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2017年年末,上海召开了优化营商环境推进大会。 “必须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努力打造世界一流的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使上海成为贸易投资最便利、行政效率最高、服务管理最规范、法治体系最完善的城市之一。”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表示,政府要当好服务企业的“店小二”,做到有求必应、无事不扰。 上海的努力安高博看在眼里。“我们与政府在各个层面都有充分的沟通,包括政策和业务层面。上海市政府以服务为中心的理念非常具有国际化思维,这使得企业也从中受益。这也是默克把电子科技和生命科学业务的总部设在上海的原因之一——政府提供的服务大大加速了我们的战略落实。”谈及政府针对外国企业提供的一站式服务,安高博赞不绝口。 高品质的都市生活 不仅是工作,在上海生活同样令安高博觉得幸福感十足。 安高博眼中的上海处处都散发着浪漫的气息,最让他感觉惬意的地方就在他家附近。安高博住在苏州河沿岸,每天清晨或是傍晚,他都会和家人来到河畔漫步,他说:“在家门口欣赏日出和日落,是每一天最奇妙、最治愈的时刻。” 去年年底,苏州河静安区段两岸贯通工程基本完成,安高博目睹了改造的全过程。“我还记得这里原来的样子,这一次的改进非常成功,这里有自然美景也有人文风光,这是一条承载市民幸福生活的温情岸线。”安高博说。 射箭、摩托、健身……安高博还是一名狂热的运动爱好者。他觉得这座城市的运动场馆和设施非常完善,他完全可以在这里实现舒适、健康的生活方式。…

Read More

【布拉格时报】孟昊文:中国应当得到所有人的尊重

为迎接党的百年华诞,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与新民晚报社共同策划,历时半年精心制作了《百年大党——老外讲故事》百集融媒体系列产品。 100位在沪的外国人,讲述他们在中国、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所闻所见所感,第8期邀请的是来自西班牙的孟昊文。 《百年大党——老外讲故事》第8期 姓名:Javier Gimeno 中文名:孟昊文 国籍:西班牙 职务:圣戈班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区首席执行官 圣戈班是世界著名的“长寿企业”。在孟昊文的带领下,圣戈班在华已设立1家研发中心和40多家生产基地。 2010年,孟昊文来到上海,担任圣戈班集团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回忆起刚到上海时的情景,孟昊文记忆犹新,“我刚来中国的时候,所面临最严重的难题之一是污染。” 2013年,中国政府出台被外界称为史上最严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到了2017年,为了确保冬季空气更加洁净,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受污染最严重省份的地方政府都采取了新的预防性措施。 环境的变化,孟昊文深有体会: “在最近的4至5年,中国为此所作的努力是出色、显著且卓有成效的。今天,我们呼吸着更为清新的空气,同时也让更多人看到了中国的魅力,愿意来到这里工作。” 令孟昊文感触颇深的还有政府给予企业的支持。 圣戈班扎根中国已近40年,最初在郊区选址建厂时,厂区周边还很荒凉,然而随着近年来的高速发展,圣戈班的厂区周围建起了诸多的居民小区,他们需要考虑将厂房搬迁。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因为从劳动力和资本支出角度来看,都是极其昂贵的。”孟昊文回忆道,上海给了圣戈班极大的支持。“在其他国家,我曾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可以告诉你,过程太复杂。”      11年在中国的经历,让孟昊文对中国乃至中国共产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孟昊文认 为,现有的体制对于中国最为适合,它也与中华民族的文化、历史和传统最为契合。…

Read More

【布拉格时报】乾浩史:上海具有不断吸收新鲜事物的能力

为迎接党的百年华诞,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与新民晚报社共同策划,历时半年精心制作了《百年大党——老外讲故事》百集融媒体系列产品。 100位在沪的外国人,讲述他们在中国、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所闻所见所感,第7期邀请的是来自日本的乾浩史。 《百年大党——老外讲故事》第7期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姓名:乾浩史 国籍:日本 职务:大金空调(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大金空调的总经理乾浩史在上海15年,他见证了上海的高速发展,对这片土地产生了浓厚的感情。 乾浩史认为,尽管上海的人力成本相对较高,但“上海制造”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大金空调守护“上海制造”的同时,也将朝着“上海智造”方向发展。鉴于中国政府的高效管理,乾浩史对中国的未来非常有信心。   坚守“上海制造” 2006年,乾浩史来到上海,他看到闵行颛桥是一片郊区。当时的莘庄工业区还有着大片的农田,乾浩史觉得与日本有很大差距。秉承“人的潜力无限”的理念,在乾浩史的带领下,大金空调一年内建起两条生产线。“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却实现了,我真正体会到了中国速度和潜力无限。”乾浩史回忆道。 莘庄工业区主动对接国家战略,成为上海首家国家级生态工业示范园。15年过去了,上海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位于闵行区申富路的大金空调厂区周围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莘庄工业区从一片农田成长为世界五百强企业进入中国的“摇篮”。   近年来,上海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乾浩史表示,尽管上海生产要素成本相对较高、环保要求更严格,但“上海制造”的价值是无法用成本来衡量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金空调守护“上海制造”的同时,也将朝着“上海智造”方向发展。 目前,大金空调在中国制造基地生产的空调产品已经作为全球性产品出口至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为了实现优势互补与资源共享,大金将长三角地区的优秀管理经验和制造经验复制到更多地区,借由上海生产基地,大金空调在中国成功孵化了18家生产基地。 上海的治安很好 和大多数外国人一样,乾浩史觉得上海的治安状况非常好,晚上常常能看到小孩子在外面玩耍,“有时候都觉得比日本的治安还好。” 每逢节假日,乾浩史总会约着朋友去打高尔夫,这也成为他在上海社交的一部分。而最令他期待的是一年一度的大金纳凉节,乾浩史特别喜欢音乐,时常练习架子鼓,每年纳凉节他都要登台为大家演奏架子鼓。 大金空调的厂区内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胸口别着党员徽章在生产线上辛勤工作。在乾浩史的心中,这些胸前有党员徽章的员工们更具智慧,对世界的关注和思考更为深刻。 视频截图 在乾浩史看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国家被管理得很好。他觉得中国人民会灵活运用科技的发展,并借助政府的力量,促使中国进一步发展。他坚信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会有进一步提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