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时报】捷克为何“逢俄必反”?源于历史造成的恐惧

在捷克,反俄罗斯已经成为“政治正确”。如果有谁公开力挺俄罗斯,便会遭到“群起而攻之”,即便是总统也无例外。目前,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正处于这样的尴尬境地。

4月29日,捷克多地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捷克总统泽曼辞职。此前,捷克参议院议长米洛斯·维斯特奇尔表示要以“叛国罪”起诉总统泽曼。泽曼何以陷入如此境地呢?原因就在于他“力挺”了俄罗斯。而这件事的原委要从美国针对俄罗斯挑起的这轮外交“驱逐战”说起。

4月15日,拜登政府宣布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并驱逐了10名俄罗斯外交官。既然是“围殴”,当然会有“小弟”跟进。于是,波兰,捷克,乌克兰等国也相继与俄罗斯展开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驱逐战”。而捷克与俄罗斯你来我往的驱逐战过程中,更凸显了特别之处。以至于最后反而是捷克的国内乱象丛生。

捷克在出手时有两个特别之处,一是驱逐的人员多。二是驱逐的理由与本次事件的起因无关,而是基于6年前的两起军火库爆炸案。2014年1月16日和12月3日,捷克的两座军火库先后发生爆炸案,捷克的安全部门认为爆炸案与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的情报局有关。因此,4月17日,捷克以此理由一口气驱逐了18名俄罗斯外交官。而美国也只不过驱逐了10名俄外交官,足见捷克的反俄程度。

通常情况下,按照对等原则,俄罗斯也应该驱逐18名捷克外交人员。然而,俄罗斯显然是要特别“照顾”捷克。于是,俄罗斯多驱逐捷克2人,要求20名捷克驻俄罗斯外交官在规定时间内离镜。未成想,捷克却尴尬了。因为,经此驱逐,捷克驻俄罗斯外交机构只剩下了5人,按照捷克外长自己的话说,那样的状况无异于“断交”。为此,捷克外交部又向俄罗斯发出了“最后通牒”。

捷克的最后通牒有两点,一是要求俄罗斯允许被驱逐的捷克外交官重返俄罗斯。二是如果俄罗斯拒绝的话,捷克将驱逐更多的俄外交官,以使双方外交机构的人员数“对等”。俄罗斯当然是断然拒绝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所以,捷克不得不又于4月23日宣布再驱逐70名俄罗斯外交官。这样一来,双方都只剩下5名外交官了。如果”再战”下去的话,那真要“断交”了。在此紧要时刻,捷克总统泽曼“发声”了。

4月25日,捷克总统泽曼就捷俄两国的这场外交“争端”发表了紧急电视讲话。泽曼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的两名特工实施了军火库爆炸案。泽曼认为,军火库爆炸案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俄罗斯所为。而另一种可能则是军火库管理不慎造成。泽曼并要求耐心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显然,泽曼不希望“驱逐战”继续打下去。不过,泽曼的这个讲话却“捅了马蜂窝”。

泽曼的讲话可以说是引爆了捷克政坛。因为,捷克政府,议会,以及不少民众都谴责了泽曼的说法,认为在捷克与俄罗斯“争端”之时,泽曼的说法无异于“叛国”。所以,议会要起诉他,民众也举行集会抗议他。此外,捷克政府部门亦指责泽曼出尔反尔。因为,捷克总理巴比什此前曾表示,泽曼对驱逐俄外交官的决定是知晓和赞成的。

这里需要交代一下,捷克的政体制度是“议会共和制”。也就是说,泽曼总统只具象征性,而无实权。所以,与俄罗斯“外交驱逐战”的决定权在内阁。鉴于此,泽曼此举并不能改变捷克内阁政府的决定,而只能起到“搅局”作用。而正因为此,在议会,政府内阁,以及民意的裹挟下,泽曼显然存在着可能被“罢免”的危机。因为,在捷克国内,“反俄罗斯”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甚至到了“逢俄必反”的程度。

在这场由美国“领头”的对俄外交驱逐战中,法,德等西欧国家似乎并不是很积极。相反,东欧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波罗的海三国等东欧国家则是态度坚决。因此,有人很纳闷:这些国家要么是前华沙集团成员,要么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多多少少都与俄罗斯有过“关联”。它们为何要如此紧抱美国,如此选边站呢?其实,正因为它们均与原苏联有“渊源”,基于对苏联时期的历史恐惧感,并“迁怒”于俄罗斯,才促使它们如此反对俄罗斯。而捷克之所以如此“害怕”俄罗斯,恰恰是苏联时期的“记忆”。

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形成了北约和华沙“对垒”的模式。基于二战结果以及意识形态这两大因素,在欧洲地区,西欧国家多为北约成员,而东欧国家则清一色的属于华沙集团。当年国名还是捷克斯洛伐克(东欧剧变后分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的捷克亦属于华沙集团。“老大”自然是苏联。

客观的说,美国和苏联对各自阵营的“控制”模式是有着巨大区别的。直白的说,美国是“管理式控制”。而苏联则是“控制式管理”。这种“差异”恰恰是华沙集团早已解体,而北约依然存在的根本原因。也是这些东欧国家担心和恐惧俄罗斯,并转化为“逢俄必反”的“真正原因”。因为,历史记忆已经“刻”在它们心中,尽管现在的俄罗斯并不是历史上的苏联。

1968年3月,时任捷克斯洛伐克国家领导人杜布切克曾计划发起一场名为“布拉格之春”的改革运动,被认为有脱离苏联控制之意,这显然触怒了苏联。不过,苏联当时却是不动声色,只是进行了正常的观点表达和规劝。而在基于华沙集团阵营内部的合作同样是按部就班的进行,丝毫看不出苏联有“动武”的迹象。

1968年6月,华沙集团举行了“例行军演”,基于正常操作,捷克自然也要配合,于是,包括16000名苏军在内的华沙集团军队顺利进入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按照原计划,6月30日演习结束后华沙军队将撤出捷克。可是,苏联军队却滞留在了捷克境内。不过,那时也并没有人“怀疑”。因为,阵营内部的活动依然在正常进行,而且,包括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内的华沙集团成员国领导人会议于7月29日依然在捷克斯洛伐克举行,并于8月3日会议结束时发表了会议声明。苏联与捷克之间的“不愉快”似已解除。而在此期间,滞留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苏军也开始撤离。此外,会议结束后,勃列日涅夫即飞往克里米亚度假去了。完全可以说,那时,除了苏联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意识到一场特殊事件即将发生。

1968年8月20晚,一架苏联运输机飞临布拉格机场上空,并向塔台喊话:因为机械故障要求紧急降落。由于同属华沙集团,且苏联与捷克斯洛伐克也并未“恼”,所以,机场随即批准了飞机降落。然而,从飞机上下来的却是几十名苏军特种兵,仅仅过了几分钟,满载苏军的一架架大型运输机也就随之降落在了机场。此后,这只部队即直扑布拉格城内,紧接着,在此前早已潜入布拉格城内的苏联秘密警察和特工的配合下,捷克斯洛伐克的政府,通讯,军事机关等关键部门皆被苏军占领。

几乎就在特种兵降落布拉格机场的同时,苏军在北约和华沙集团的边境区域实施了电子通讯干扰,使北约的雷达“失盲”。而在捷克斯洛伐克周边的20万苏军也分四路向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及首都布拉格快速挺进,此后,东德,波兰等华沙集团的30万军队也赶到了捷克斯洛伐克。也就是说,在极短的时间里,有至少50万的华沙集团部队涌进了捷克,自然有防止北约异动之意。而捷克斯洛伐克显然也毫无思想准备。因为,10万捷克正规军此时正在西部边界帮助华沙集团防范北约呢!显然,军演,开会,谈判,度假等都是苏联释放的烟幕。其实,早在1968年3月的时候,苏联就下定了“动手”的决心,并开始了一系列布局。

21日,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杜布切克被飞机“送”到莫斯科,签署了协议,并对捷克国内发表声明,要求国内民众保持平静,放弃抵抗。1969年3月,杜布切克被换掉。此后,捷克斯洛伐克一直与苏联“保持一致”到东欧剧变华沙集团解体和捷克斯洛伐克新政府上台。脱离苏联,并一分为二的捷克和斯洛伐克随后加入北约。而这些东欧国家也随之将对苏联的仇恨记在了从苏联解体中独立的俄罗斯头上,并依仗着北约的护佑而“逢俄必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