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闻

【布拉格时报】俄捷互相驱逐对方外交人员

就捷克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一事,俄罗斯外交部18日在其网站发布声明称,捷克驻俄使馆20名外交人员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要在4月19日结束前离开俄罗斯。 声明说,俄罗斯外交部当天召见了捷克驻俄大使并通报了上述内容。 当天俄外交部在另一份声明中表示,捷克驱逐18名俄驻捷克外交人员的决定是前所未有的,其理由是毫无依据的。捷克领导层此前已将2014年军火库爆炸事件认定为军火库所在公司的责任。捷克的这一做法是近年来捷克反俄活动的延续,而且这背后能看到美国的痕迹。 据俄新社援引捷克总统府办公厅国际处负责人的话称,在俄方驱逐20名捷克驻俄使馆人员后,捷克驻俄使馆将仅剩下5名外交人员。 2014年10月,捷克东南部兹林地区一处军火库发生爆炸,造成两人死亡。同年12月,该地区另一军火库又发生一起爆炸。 捷克政府本月17日以俄罗斯情报人员涉嫌参与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为由,宣布驱逐18名俄罗斯驻捷克使馆人员。当天,俄方表示将对此做出回应。 捷克政府17日以俄罗斯情报人员涉嫌参与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为由,要求18名俄罗斯驻捷克使馆人员48小时内离境。 捷克总理巴比什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捷克情报和安全部门有“充分证据”怀疑俄情报人员参与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作为回应,捷克将驱逐18名俄罗斯驻捷使馆人员。他说,捷克总统泽曼了解此事,并完全同意这一决定。 捷克第一副总理兼内务部长哈马切克在同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18名俄罗斯驻捷使馆人员被捷安全部门认定为情报人员,他们必须在48小时内离开捷克。 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当天表示,捷方完全清楚驱逐俄使馆人员的后果。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同日表示,捷克此举是追随美国反俄政策的表现,严重损害俄捷两国关系,俄方必将采取反制措施。 本月15日,美国政府以俄罗斯进行网络袭击、干预美国选举等恶意活动为由,对俄实施大规模制裁并驱逐10名俄外交人员。 2014年10月,捷克东南部兹林地区一处军火库发生一起爆炸,造成两人死亡。同年12月,该地区另一军火库又发生一起爆炸。

【布拉格时报】捷克总统解雇现任卫生部长并任命新卫生部长

4月7日,捷克总统泽曼解雇了在任仅约5个月的卫生部长布拉特尼。同日,泽曼宣布任命彼得·阿伦贝格为捷克新任卫生部长。 布拉特尼表示:“总统先生今天应总理的要求解雇了我。我认为总理有权作出这样的决定,这也可以解释为总理相信我们已经走出最糟糕的境地。” 据捷克媒体报道,总理安德烈·巴比什与卫生部长布拉特尼有关解决新冠疫情长期争议,总理甚至给他寄了几封训斥信。总统米洛什·泽曼此前曾要求他提出上诉,他对此感到恼火,因为布拉尼不同意豁免未经欧洲批准的俄罗斯疫苗。 布拉特尼是捷克是不到一年内的第三任卫生部长,他的前任分别是亚当·沃伊特奇和罗曼·普里米拉。

【布拉格时报】捷克首富在直升机坠毁事故中丧生

据捷克媒体3月29日报道,捷克首富彼得·克尔纳(Petr Kellner)27日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发生的一起直升机坠毁事故中丧生。 据报道,克尔纳乘坐的直升机27日在阿拉斯加州一处冰川附近坠毁,事故共造成包括克尔纳在内的机上5人丧生。阿拉斯加州警方已经公布了遇难者名单。救援人员已经找到直升机残骸和遇难者遗体。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56岁的克尔纳是PPF集团创始人,拥有集团98.93%股份。公开资料显示,PPF集团是中东欧地区最大的国际投资集团,集团成立于1991年9月,经营范围为投资基金,集团业务涵盖金融服务(银行、保险和消费金融),私募股权投资,以及不动产投资等领域,PPF业务遍及中东欧、俄罗斯以及亚洲地区。 根据福布斯财富排行榜的数据,克尔纳的身价达到175亿美元,位列全球第68位。据了解,彼得·克尔纳还是国内最大消费金融公司捷信集团(Home Credit)的实际控制人。2019年度,捷信消金营收和注册资本在中国持牌消金机构中排名第一。 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其于2010年底正式在中国成立,为中国客户提供消费金融服务,其股东为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捷信集团。目前集团和中国捷信的运营一切正常。

【布拉格时报】两万四千多个十字架:捷克以特殊方式纪念新冠疫情爆发一周年

3月22日,是捷克报告首例新冠疫情死亡病例一周年。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广场地面上画了24000多个十字架,以纪念疫情爆发一年来死去的新冠疫情感染者。捷克人口约为1070万人,根据捷克卫生部22日上午公布的数据,捷克21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73例,累计确诊1467333例,累计死亡24810例,累计治愈1262738例,目前住院治疗的患者共计8007名,其中危重症患者1910人。 现将捷克疫情爆发一年来的情况回顾如下: 2020年3月1日,捷克卫生部长渥伊泰赫表示,该国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而且首度通报就3宗,3名患者在近期都曾去过意大利。 2020年3月初,捷克宣布禁止防护性的医疗器材(含口罩、手套)出口。3月12日,捷克进入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2020年3月15日,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宣布了全国性的封锁隔离措施。这一在捷克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隔离举措自3月16日起生效。 自2020年3月18日起,捷克政府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一律需要佩戴口罩。 2020年3月22日晚,捷克卫生部副部长普利姆拉确认,首都布拉格一家医院报告了首例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病例。 2020年10月1日起,捷克再次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捷克也成为欧盟第一个再次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国家。 2021年3月3日,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向中国发出提供新冠病毒疫苗的请求。 2021年3月22日,捷克副总理哈马切克表示,捷克政府已就将紧急状态延长30天的要求达成协议。

【布拉格时报】哈马切克:捷克政府已就将紧急状态延长30天的要求达成协议

捷克副总理扬·哈马切克3月22日表示,捷克政府已达成共识,将要求众议院将紧急状态延长30天。当前紧急状态将于3月28日结束。 根据捷克卫生部今天上午公布的数据,捷克21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73例,累计确诊1467333例,累计死亡24810例,累计治愈1262738例,目前住院治疗的患者共计8007名,其中危重症患者1910人。

【布拉格时报】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方对欧盟有关机构和人员实施制裁

3月22日,欧盟基于谎言和虚假信息,以所谓新疆人权问题为借口对中国有关个人和实体实施单边制裁。欧方此举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公然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损害中欧关系。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中方决定对欧方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10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包括:欧洲议会议员彼蒂科菲尔、盖勒、格鲁克斯曼、库楚克、莱克斯曼,荷兰议会议员舍尔茨玛,比利时议会议员科格拉蒂,立陶宛议会议员萨卡利埃内,德国学者郑国恩,瑞典学者叶必扬,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相关人员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同中国进行往来。 中方敦促欧方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反躬自省,纠正错误,不要再以“人权教师爷”自居,不要再玩弄虚伪的双重标准,不要再四处干涉别国内政,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中方将做出进一步坚决的反应。 来源:平安捷克

【布拉格时报】专家解读 | 新冠患者居家隔离治疗中的几个误区

近期捷克政府推出了严格的居家禁足防疫措施,但疫情仍然很严重,新冠肺炎患者数量居高不下,很多华人华侨也纷纷中招。作为志愿者队伍的成员,笔者最近也通过微信视频等方式对数名新冠确诊患者进行了远程中医干预以及生活起居指导,总体来说中医的效果很是很好的。但同时,笔者也发现了不少“误区”,有感而发,信息并不是很完整,仅供读者参考。 一、很多患者不进行中医辨证就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等,甚至健康人用来预防 连花清瘟胶囊主要针对的是实热,指发热或高热、恶寒、肌肉酸痛、鼻塞流黄涕、口渴欲饮、咳嗽、头痛、咽干咽痛,舌偏红,苔黄或黄腻,等。然而,不是所有的发热,都是真正的“热”。例如,我治疗过一个病人,虽经常发高热,但在大部分不发热的时候,即便常温的居室里感觉非常冷,要加盖被子或衣物。这是阴寒内盛、虚阳外浮的表现。这种情况要用发散风寒、宣肺解表的中药方剂。所以请大家记住,连花清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吃错的话反而给后面的治疗带来麻烦。而没有任何症状的正常人则更加不能服用连花清瘟等寒凉药物来预防新冠;反过来,另一个极端也是误区,有些患者轻视病情,尤其是年轻人感觉症状不明显,认为熬一熬就过去了,往往也会错失最佳的中医药干预时机。 二、遇到发热则焦虑不堪,“逢热必退”,过度使用甚至依赖退烧药 发热的处理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话题。通常认为低热:37.3-38℃、中度发热: 38-39℃、高热: 39-41℃、超高热: >41℃。我们发现很多患者或其家人,一量到有热度就紧张不已,心理负担过重,非得用退烧药把体温压下来。其实这是欠妥的。发热本身不是病,只是一种体征,是我们人体和外侵病邪(病毒细菌等)作斗争时候的一种反应,体温适度的提高是有利于人体和病邪作战的,千万不要一见发热就用退烧药。相当于人体的免疫细胞和病毒细菌打仗时,您一盆冷水浇向战场,看起来停战安静了,其实反而给病邪有了喘息的时间。当然,当温度非常高且时间长(例如持续高热>39℃超过1天),且人体伴随烦躁、身体关节痛等症,这对人体是有损伤的,权衡利弊后还是要采取降温措施的。总之,掌握一个原则,遇到中低热不要惊慌,尤其是新冠后期患者由于体内仍然残留一些治病因子,还有可能出现上述发热,只要患者感觉精神状态好,不用急于降温。而要积极寻找和解决致热因素。 三、不少患者认为中医就是靠中药,忽略其他治病手段 其实中医有六大类治病技术方法,各有各的优势和特点。分别是针刺、艾灸、中药、刮痧拔罐、推拿按穴、导引练功。当然,针刺显然是不容易实现操作,但其他几种均可以搭配使用,让疗效最大化。中药方剂固然是最重要的方法之一,在中医师的精准辨证下个体化处方往往都可以取得较好的疗效。但同时也不要忽略了刮痧的作用,即使用家里的搪瓷调羹就可以在肩背部、手臂肺经等处刮出痧来,就有很好的退热祛邪的作用;如果遇到怕冷、手足不温的情况,可以用艾灸温经通络,或者穴位(如足三里)按压补益脏腑之功能;恢复期的时候,则可以辅以导引练功,让气血运行更通畅,乃至痊愈。 四、患者胃口差,过度担心缺乏营养而强迫进食大鱼大肉等“营养食物” 大部分患者都会出现吃不下东西的症状,有些人由于过度担心缺乏营养,强行逼自己吃大鱼大肉等荤腥之物。其实这反而是不利于身体恢复的。特别是当患者的舌苔很厚腻的时候,中医认为痰湿内蕴、中焦湿阻,这时候我们更需要的是清理体内的痰湿,痰湿一除胃口自然会好转。进食大鱼大肉反而“闭门留寇”。所以,没有胃口时就顺其自然地食用一些易于消化的流质、半流质,例如菜粥、瘦肉面条之类的。当然增加一些鸡蛋、牛奶等高蛋白也是不错的选择。总之胃口好转是一个疾病趋好的标志性现象,但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还得按部就班循序渐进。舌苔由厚腻变薄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指标。 五、忽略基础疾病的治疗,唯新冠是从 新冠肺炎确诊后,患者及其家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新冠上面,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千万不能忽略了原先基础疾病的治疗。往往很多轻症或者普通患者就是因为基础疾病没有得到较好的治疗,而转到重症甚至危急重症。所以,我们要在新冠和基础疾病之间尽可能的协同治疗。而且,基础疾病是新冠肺炎的重要潜在风险,例如平时就有三高的人群、老慢支肺气肿等疾病的患者,不管是新冠肺炎的预防和治疗尤其要谨慎。 总之,新冠肺炎确诊后我们既要积极治疗,但又不能病急乱用药,盲目跟风,看别人吃什么自己就吃什么,别人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前期用错药,往往给后期治疗带来影响,整个病程也往往拉长。每个人的体质均有不同,一定要因人、因时、因地谨慎而行,这就是中医讲的“三因制宜”。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 派驻捷克中医中心 关鑫 主任 2021年3月15日

【布拉格时报】驻捷克大使张建敏发表署名文章《消除绝对贫困 实现千年梦想》

3月12日,中国驻捷克大使张建敏在捷克媒体《新报》发表署名文章《消除绝对贫困 实现千年梦想》。文章全文如下:   消除绝对贫困 实现千年梦想   近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庄严宣告:中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完成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彻底摆脱绝对贫困,实现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孜孜以求的梦想。 消除绝对贫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中国极端贫困人口一度占到世界极端贫困人口的40%以上,摆脱贫困成为中国人民的夙愿。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带领中国人民为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长期艰苦奋斗。改革开放40多年来,按照现行贫困标准计算,中国7.7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按照世界银行国际贫困标准,中国减贫人口占同期全球减贫人口70%以上。2012年以来,中国发起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力度最强、惠及人口最多的脱贫攻坚战,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平均每年有1000多万人脱贫,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脱贫。中国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为世界减贫事业作出重大贡献。 消除绝对贫困反映了中国政府坚持以发展为要务的治国思想。中国始终认为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基本人权。习近平主席强调:“唯有发展,才能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唯有发展,才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热切向往。”通过一个又一个“五年规划”,中国政府确保了战略规划的稳定性和政策执行的连续性,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用几十年时间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进程,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连续多年超过30%。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突破100万亿元大关(约合330万亿捷克克朗),比2019年增长2.3%,是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正是这些实实在在的发展成就,为我们成功实现大规模减贫提供了重要物质基础。 消除绝对贫困彰显了中国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追求的合作承诺。摆脱贫困一直是困扰全球发展和治理的突出难题,需要各国携手合作、共同面对挑战。中国脱贫事业得到国际社会长期帮助,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为此提供宝贵支持。中国在推动自身减贫进程的同时,也始终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向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帮助。比如,中国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联合国“消除贫困联盟”,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在亚洲、非洲、美洲等地区30多个国家实施200余个发展合作项目。中国不断深化共建“一带一路”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对接,预计将帮助760万人摆脱极端贫困,3200万人摆脱中度贫困。中国在脱贫攻坚过程中还形成不少行之有效的好做法,可为世界各国提供有益启示。 消除绝对贫困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目前全球贫困状况依然严峻,中国愿同世界各国一道,继续深化国际减贫合作,为促进共同发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新的更大贡献。